女文工团员的最后下落

第3部分

类别:都市 作者:小野 本章:第3部分

    那匪首一手掀开我的背心,一手伸进去摸索,我的乳房被粗硬的大手攥了个满把,我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大手在用力捏,我疼的眼泪在眼眶里转。忽然抓住我背心下摆的手向上一翻,背心从我头上翻过去,挂在我被绑在背后的

    手腕上,我的上身裸露了出来。

    匪首又抓住我的裤衩向外一拉,薄薄的布被撕碎了,掉在地上。我羞的闭上

    了眼,从懂事时起,我的身体是头一次展露在男人面前。

    我听见七爷急促的呼吸,老金则一连声地说:「天生尤物,天生尤物!」

    我知道,和小吴比,我可以算是一个成熟的女人。我的乳房比肖大姐也毫不逊色,只是更加硬挺;我的腰男人的两只手可以轻松地握起来;我岔开的腿间,黑油油的芳草地下,是一对粉红娇嫩的花瓣,掩盖着神秘的桃花源。

    可这一切现在都由眼前这群恶狼随意摆弄了。

    两个粗大的手指按住了我的阴唇向两边分开,另一只手指粗暴地钻入我宝贵的处女地,粗大的指节硌的我生疼。那手指插进去少许就停住了,在我身体里来回摆动了几下,抽了出来。

    匪首七爷托起我的脸大笑:「共军军纪不错,这样的美女居然还没开苞!」

    我几乎昏厥过去,乳头却已被老金捏住,他来来回回把我的两个乳房捏了个遍,然后翻开我娇嫩的花瓣仔仔细细地观察了半天,随后把一只手指插入我的身体,贴着阴道壁向里滑行,手指碰到了中心的花蕊。

    我浑身一震,那手指按住花蕊不动了,粗糙的皮肤摩擦着敏感的花蕊使我全身禁不住颤抖起来。

    一只乾瘦的手指搭上了我右手的脉,我睁眼看到一双黄色的眼珠,忽然一股臭气扑面而来,我听见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姑娘今年十八。」

    我浑身一震,看到他眼中得意的笑意。搭脉的手松开了,插在我身体里的手指在用力按压了一下我的阴蒂后也抽了出来。

    他仔细看了一下带着我的体温的手指后对匪首七爷说:「这丫头十天前来的月经,过几天就是受孕期。」

    我听着这冷酷的话几乎忍不住要哭出声来。

    七爷凑近我的脸说:「听说你们洗澡让老三他们给搅了?今天在我这里洗个痛快的,没人敢搅你们,爷亲自伺候你们!」

    话音刚落,四只大手把我提了起来,拖进水池。水池里的水没到腰际,我跪在里面只露出了头。

    我看见小吴已被吊在了横梁上,白白的裸体只有小腿没在水里,她的脚没有沾地。有人解开我被绑在背后的手,马上就拽到前面,一根生牛皮绳紧紧勒住手腕,把我的两只手捆在一起。

    一个铁钩子从横梁上放下来挂住牛皮绳,两个匪徒拉动绳索,我的双臂被拉直,身子不由自主地升起来。由于腿弯处绑着木棍,我的腿伸不直也使不上劲,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手上,好像手腕要被拉断了。

    有人上来解开了我腿上的木棍,我伸直腿刚挨着地,绳索又向上拉去,我也被悬空吊了起来。匪首看看我们两个面对面悬空吊着的赤裸女兵,脱掉衣裤,只穿一条大裤衩下到水里,用一个水瓢滔起水浇到我的胸脯上。

    冰冷的山泉激的我浑身发抖,七爷对上面喊:「都下来搭把手,老金,那个雏儿交给你!」

    匪徒们七手八脚脱了衣服下到水里,有人不停地向我身上浇水,七爷拿着一条白毛巾在我身上擦了起来,我认出那毛巾上有个红五星,是我们带到响水坝的东西。

    老家伙专门擦我的乳房,粗砺的纤维磨的我乳房细嫩的皮肤刀割一样生疼,不一会儿,我白皙的乳房就变成了通红的颜色。湿漉漉的毛巾又转移了目标,向我大腿根钻去。

    我死命地夹紧腿,两个匪徒见状一人抓住我一只脚向两边拉开。我脚沾不着地,用不上劲,只能任他们拉开,以这种屈辱的姿势任人摆弄。

    七爷大概是看见我粉嫩的花瓣兴致大涨,那条毛巾在我下身来回大力摩擦,将我的阴唇里里外外擦了几个遍,甚至在我的肛门上还狠狠地打了几个旋,疼的我浑身打战,但我咬住嘴唇不叫也不哼。

    对面,我看见老金也手拿一条毛巾细细地摩擦着小吴幼嫩的乳头和下身,小吴痛苦地扭着头,短发乱摆,无助地叫着:「放开我,放开我……」

    匪首七爷在我身上搓了好一会,大概过足了瘾,这才放下毛巾,拿起一块肥皂。他手里拿的肥皂正是我带到响水坝的那块。

    当时部队每人半年发一块肥皂,女同志发一条,是部队工厂生产的那种象小砖头一样的牛油皂,硬梆梆的很经使,我们都是把它切成两半用。

    我那天拿的是一块新肥皂,还没有用过,见棱见角,连上面的五角星图案都清晰可见。

    七爷把肥皂在水里蘸了一下,然后按在了我的左乳房上,肥皂尖锐的棱角把柔软的嫩肉硌的生疼。他开始用肥皂在我的乳房上来回摩擦,乳房那柔嫩的肉团被挤压着变换着各种形状,传来钻心的疼痛。

    过了一会儿肥皂开始变的滑腻了,我的乳房上也出现了泡沫,他把肥皂转到我另一只乳房上摩擦,那只空着的手开始揉搓我涂满皂液的左乳。

    一会儿他扔掉了肥皂,我的两只乳房都在他的大手下翻滚,不仅疼痛难忍,而且那咕叽咕叽的响声令我羞愧难当。等我整个胸脯都覆盖在白色的皂沫下的时候,他又抓起肥皂伸向了我两腿之间。

    他故意把肥皂调了个角度,把已经变得圆滑的一面转到一边,用仍然棱角分明的窄边压住了我肉洞口的花瓣。硌人的肥皂开始来回扯动,柔嫩轻薄的花瓣被毫不留情地压扁、扭曲、扯来扯去。

    我被钻心的疼痛和屈辱感弄得心力交瘁,我学着肖大姐的样子不哭不叫不求饶,疼的实在忍不住我就咬自己的嘴唇。渐渐地,疼痛感降低了,咕叽咕叽的声音却越来越响,我胯下的皂沫已积了老高。

    他把肥皂移到我身体的其他部位胡乱抹着,一只手伸到我的胯下大力地在阴唇之间揉搓,甚至用半截手指插进了我的肛门。不一会儿功夫,我浑身就被白色的泡沫包裹了起来。

    七爷很满意地看着我涂满皂液的裸体,又捏了捏我滑溜溜的奶头,示意那两个匪徒放开我的脚,然后转身走到小吴的身边。

    他对老金说:「这个交给我,你接着给小妞细细地搓,里里外外都给我洗干净。」说完他走到旁边,拿起一把刀子,把肥皂重新切成棱角分明的形状,在小吴身上抹了起来。

    老金转到我身边,两只青筋暴露的手伸到我身上,一只在胸前、一只在胯下揉搓了起来。那两只手虽然乾瘦,却十分有劲,揉的我浑身酥软。对面,小吴全身也被涂满了皂液,七爷正兴致勃勃地揉搓她被拉开的双腿中间的最羞于见人的部位。

    我的腿也再次被拉开,老金弯腰抬头瞪着金鱼眼盯着我的下身,我真是无地自容。他真按匪首说的,把我的下身里里外外仔细地搓过,连阴毛和肛门也不放过。

    小强文学网-http://www.335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女文工团员的最后下落》,方便以后阅读女文工团员的最后下落第3部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文工团员的最后下落第3部分并对女文工团员的最后下落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