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半朵淫花

警半朵淫花(44)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拾贝钓叟 本章:警半朵淫花(44)

    作者:拾贝钓叟。

    字数:9043。

    〈44〉。

    〈极淬精液〉有了生技公司挂名,再找名模代言,生意一飞冲天。

    精液除了精虫外,主要成份为果糖,还有─些维生素、维他命C及B12、柠檬

    酸、动物性蛋白质等,总之成份超补、超营养!

    我们引用爱得雅莎因巴卡博士的分析,对女人说,精液除了有美容肌肤的效

    果之外,还有促性腺激素·能刺激毛发再生。另其中含有雌二醇可防老化,能让

    妇女得乳癌的机会减少50%。

    有了这些功效,想不赚钱都难,今年生技公司冻精技术提升,〈极淬精液〉

    有了第二代。瞄准不孕族,做的是活精生意。

    很贵喔!订货比照捐精程序。买家可以指定血型,职业,种族,连身高,体

    重都纳入参考。

    取精后在极低温下保存,由小叔或咘咘,在指定时间送到买家手中。用途广

    泛,保证活精,不只达到淫妻的情趣,只要您敢,就有可能怀孕。

    有阴谋家会买,拿去瞎蒙死不离婚的老婆,让她怀孕,再告她通奸。世界各

    地都有需求,我一夕之间成了救世主。

    生技公司设立在香港,〈极淬精液〉生产在婺源,行销在网路,谷枫是负责

    人,股东有小叔、咘咘、雅婷,我掌控公司,纸上却没名没分。

    而我和老阿伯,还另有独资生意。

    当年,珠宝大盗Marlon落网后,翌年就瘁死在狱中。该是郁郁而死?因为我

    们黑吃黑,侵吞了他藏在坑道里的赃物。

    那是他2017年去台湾劫来的,价值五千万港币,包括粉红钻,白裸钻共有七

    颗。

    老阿伯变卖了几颗小的,就买下了坑道一整片山坡,为了掩饰我们的地下爱

    巢,就在上头盖了一栋小房子。他有草药专业,开了一间草药铺,晃子是卖壮阳

    草药。

    可是老阿伯的草药,治不好我的幻想症。

    为此九龙医院的总监卢医师,亲自为我做了测拭,说我压力太大,内心有一

    种潜在能量,大到能让医院仪器异常。但医生从经验判断,认定我患有性爱妄想,

    和被控制妄想的迹象很明显。建议我该吃药了。

    可是,丘高扬基巴仁波切不认同。他说是我立下誓言,除非完成〈淫狱不空,

    我不成佛〉,才能关闭天眼。否则,无法阻止魑魅魍魉和树灵精怪来和我双修。

    老阿伯更不相信我有性爱妄想症,也不认同开天眼说。他为了查证,把我关

    在房间里,门窗全锁起来,贴符咒加封,结果还是阻止不了异世界的精怪,进来

    和我双修。

    老阿伯守在窗户外,床头架着摄像机,结果拍到有透明的影子,在床上和我

    性交。等天光大亮,门窗完锁没破坏,但我全身都是异族的咬痕和精液。

    一开始,二人还觉得很好玩。但后来只要有异族入侵,我就一夜高潮十几回,

    身子愈来愈虚。老阿伯诊脉是阴虚,用中药怎调理都无法挽回。

    直到某日,一个来自西藏的大喇嘛,因荒淫过度肾虚不举,到店里找老阿伯

    求药。本于互惠交换条件,大喇嘛帮我关闭天眼,并指示要老伯,在我身上刺纹

    一只鬼狐护身,从此就没有精怪入梦来骚扰。

    身子养好后,我把赃物其中二颗白裸钻,做成乳环,但我一直没有去穿孔,

    我没有属于那个男人,更没有一个男人可以让我怀孕。至于价值二千万港币的粉

    红钻,镶在我肚脐眼上。

    香港的街灯五彩缤纷,我是警务处的明日之星。我的身体就是珠宝盒,今后

    会一颗接着一颗的镶上钻石,晶莹…闪闪发亮。

    谷枫仍是我内地的未婚夫,只是彼此间不再那么真诚。他问我乳饰环上的钻

    石,我说都是假的,也不会有人相信那是真的。

    老阿伯是香港公开的伴侣,在一起四年来,他一直我的性爱主力,采石山的

    地下坑道,就是爱的小窝。

    论做爱功力,老阿伯比任何人,更让我快乐,他是改写我生命之歌的男人,

    我对他的性能评鉴,无人能及。

    有一天,老阿伯问我:「再过几天我七十岁了,你还要和我就此终老一生?

    今生会不会后悔?」。

    「不会后悔!我向往的美丽浪漫,一直在采石山下」。

    人生的目标,不外乎安顿心灵,追求和谐;活着并非为了以后的救赎,而应

    把握当下;对于真、美、善等价值追求,须在日常生活中身体力行,不应仅止于

    空想。

    但我仍谨记自己是婺源的媳妇,回婺源的次数是少了,但只要在婺源,就会

    叮嘱自己,是谷枫的女人。

    只要他兄弟俩有需要,我和咘咘就配合所爱男人的共妻性癖。咘咘都明着配

    合,连在我面前,她也一女侍奉二兄弟。

    可我就不同,一定得等他们拿出谷家的私酿酒。我只会在催情迷药发作,在

    没有意识情况下,一女侍奉二兄弟。

    其实我都是装的,一直坚守自己的清纯形象。

    上星期有回去,在休假前一天,打电话给谷枫:「老公…你在干嘛?」。

    「在搬床。你说红眠床上,有一床老古董,搞不得。我买了新床,就等你回

    来,我要干个天翻地覆」。

    「明儿回去,你有啥计划?」。

    「明儿回来…把你的B洗干净。记得穿丝袜啊…一进门我就要在新床上肏。

    你是自己宅配到家,还是要去接鸡?」。

    「废话!你的鸡,舍得让别人接?」。

    「嘻~我弟啊!他说可以去机场接你」。

    「对啦~唆使你弟接我。你才有机会当龟公?」。

    「没关系,家有良田兄弟一起耕,我们买了很多SM道具,咘咘快被搞死了」。

    中国在大跃进,这二兄弟也是。我不比咘咘,无法满足这二兄弟的性癖。喜

    好不同,也应付不来,我宁愿陪老阿伯,喜欢真实男人的勇猛感觉。用道具,不

    着边际。

    忽想到这趟要顺路送原味内裤,于是改口:「不用小叔来接机啦!我想到约

    了人,就你〈软男风潮〉原味内裤平台上,那个年薪八十万人民币的屌毛」。

    谷枫说知道:「他对着你的黑丝袜,射了99次精液,还Po上网。叫…叫螺丝

    俊的,住在隔壁村」。

    「我是不认识他,但这回他订了我的原味,说会到机场拿货,顺道送我回婺

    源」。

    谷枫问我:「为什么订货,没透过平台下单?」。

    「他有私下要求,我答应交货时,让他真真实实的射在我身上。Bye…」我

    说完,就挂了电话,我的身体不属于谁,只是报备。

    升官了!我的奶、我的屄…物随官阶而贵。今后我不属于任何人,

    给谁?就给谁。

    走出南昌机场。

    螺丝俊,开一台Audi-AIQ7来接我。交货后,从南昌、景德镇一路往婺源、

    彩虹桥回家。

    出景德镇后,他把车停在景色宜人的地方。我照约定,让他一手摸我,一手

    自己撸管,然后他说要射在我的耻毛上,却没控制好,喷得我衣服上下都是。

    二人再上路,开到距彩虹桥五十里时,螺丝俊开始游说我:「多少钱,可以

    买女神你的身体?」。

    我说不卖。被他误会,把价格一直往上加,喊到交易一次十万元人民币。

    「你别这样纠缠,我是要回家的人妻,不是不卖,而是今天不能卖。和价钱

    无关啦」。

    「就想嫖到要回家的人妻,我才会开高价的呀」。

    我三条线,「你是我老公的朋友还故意挑衅,捷足先登,想送我老公绿帽?」。

    心里却在想,这小子一定是和谷枫套好的?

    谷枫这家伙,一定是色狗病犯了,卖妻为娼来治狗病。我不能上当。

    「是啊!喜欢偷人妻。没本事,只好花大钱用买的。重点是想让你老公,发

    现你包奸夫的精液回家。光想像,就会爽一整个月」。

    「喔?」。有趣,这话打动了我。

    成交,成全他与众不同的癖好;戴一顶绿帽回去给谷枫。就说我的奶、我的

    屄…不属于任何人,给谁?就给谁。

    看着他把十万元人民币汇出,再到我户头确认收到钱,我说:

    「掉头!去旅馆,只给你一小时」。这一场交易,谈了五十里,就要进彩虹

    桥了。

    「不!我想在车子上嫖女神」。

    「可以,但地点由我指定」。车子没有掉头,而是往彩虹桥,我带螺丝俊到

    我献出初吻,和接受谷枫求婚的乡间小路。

    他把车停妥说:「这里全是油菜花田,花开时很漂亮…」。

    「你也来过?我可是在这里,被老公求婚,和失去初吻的。今儿我就在这里

    当妓女,再把嫖客的精液包回家,献给我老公」。

    性交易全程,螺丝俊之所以选在车上,我懂了。

    Audi-AIQ7有二片式全景玻璃天窗,提供光线通风,塔配舒适车内环境,感

    觉在房间内,却在蓝天下做爱。

    前座跑车座椅,打孔真皮,还有电动按摩功能。排档杆,也是打孔真皮,活

    像男人的那话儿,激凸在鞍马间的桌面上,很有想像空间。

    我帮他口交,他哇哇叫:「第一次碰到这么热情,这么骚的妹仔,你嘴上功

    夫真是了得,舔的我舒爽无比呀…」。

    我以为螺丝俊,在说客套话,他按一下开关。10吋触控萤幕,共有四组镜头,

    全程拍摄我们做爱的实况。

    「看!自己做爱的姿势,比日本A片更美,你都不知道吧?」。各角度全都录,

    现场直播。被光暗处,还会自动补光。

    这时电话响起,是谷枫,而且还是视讯。我不想接电话,因为背叛冲击让心

    脏差点停止,身体却激烈发出痛快感,情绪失控…崩溃了,简直是用嘶吼的声音:

    「干我!…啊啊…唔唔…为什么女人要有气质…我下贱啊…我想被屌啊!你

    肏的好深…好深…我不要当人妻,我想当妓女…啊…唔唔…」。

    我不想接电话,却自顾用淫叫发泄情绪。完全不知这智慧车,会自动替我接

    电话,谷枫早已在线上,听我接客被肏的哇哇叫。

    我不知螺丝俊早有预谋,看他一脸笑问我:「那你有没有告诉老公,说不要

    当人妻,你想当妓女?」。

    「好,那俊哥哥…你用力,告诉我老公,用力肏我。让他知道,我在彩虹桥,

    他求婚的地方,正被嫖客把大鸡巴肏在他老婆的小穴里…」。

    这话一说,完蛋了。谷枫竟然从车子音响里出声,感觉他就在我身边讲话:

    「喂!喂!怎那么吵,你说在彩虹桥吗?求婚的地方…那我去接你吗?」。

    车子太聪明,会自动接听?还是螺丝俊陷害我?完蛋了,这车子会现场直播。

    大惊失色,马上一跃而起,叫了出来,「不用…不用…我在让你求婚的地方尿尿

    …螺丝俊说要肏你老婆的小穴…问你,怎么办?」。

    谷枫的声音从前后左右的喇叭出来,像魔鬼,「可,倪虹,你刚刚不是这样

    说的啊?」。

    螺丝俊眼瞪瞪,很得意又故意,更是用力肏我。我可是心慌慌,回说:「枫

    哥你听错了,是音乐太大声…」伸手把音乐转的更大声,把椅背放下来,为了十

    万块,顾不得谷枫在听,我随客人怎要求,就被怎么肏。

    「啊…不行直播,快关掉啊…嗯嗯嗯…你害我被老公听到啦…啊…慢一点,

    这么猛…你好坏哦…」螺丝俊说喜欢我的叫声淫荡,直夸我淫水丰沛,湿了一大

    片,正好帮真皮座椅打腊。

    「啊…俊哥哥,你插的人家好爽…吻我…快点吻我…」螺丝俊听我在索吻,

    很乐,二人一阵疯狂舌吻后,他还问我:「你这年纪乳头…怎还是粉红色并未变

    深呢?」。

    「啊…啊…别问,肏就对了…Bb舒服,要死了啊…快丢了…要丢了…」。

    被肏了十几分钟,我仰头长叫一声,双手抱住他的头,腰部不停扭动,告诉

    他我高潮了。

    我不会像妓女看时间,只是说:「我被你干这么久,我有点虚脱了,得休息

    一下」。他把肉棒拔了出来,又一股淫水滴落到座椅上。

    「啊!对不起,又帮真皮座椅打腊,这汁液该给你吃的」。十万块很威,不

    能太急着收兵,我喊休息无力的靠在坐椅上喘着气,螺丝俊一脸得意,又重播在

    研究我达到高潮的画面。

    「这画质8K,比日本拍A片更高端」。很前卫的Audi设计,做爱过程兼容影

    片、相片…还会依现场激情程度,自动配上音乐。

    当我出声淫叫时,音乐退成幕后情境,凸显我的淫叫声,那音域是立体环绕,

    简直是有乐队在帮做爱伴奏。

    螺丝俊说:「更可贵,是你高潮是真的」。他让我很讶异,听他解释,妓女

    的高潮十之八九都只是喊给客人爽的。

    「那你怎知道我是真的?」。

    「Audi-AIQ7的坐椅,会侦测你的心跳、血压变化,当然能判定你是否真的

    高潮。还有,自古以来,妓女不会和客人接吻,而你在爽时竟要求我吻你」。

    「喔!车子能判定我是否高潮?想不到Audiai人工智慧这么高端」。

    「对,这只是开发成功的原形车。目前命名Audi-AIQ9,已经开始受理量身

    打造。等全面上市时,八十万年薪就只是安家费了」。

    「俊哥哥…嗯~嗯~在这种油菜花田里做,好舒服喔」。这可是十万元的交

    易,我不能离题。伸手去抓他拐棍,舔嘴抿唇,轻声说我还要。心里想,总不能

    搞到太晚回家。

    我仰躺着,自慰给他看,在田野的乡间小路上,演绎一幅最淫最美的画面。

    一缕斜阳从天窗而进,我浑身闪跃有如黄金般的光茫。

    第二轮性爱再起,明知在摄影,我摆出最悠雅的扭怩,秀发散乱,二人粗喘

    着气,车窗上累积霏霏的雾气。

    「你怎这么勇?好了…人家不能再丢了,我只是兼差性质,回去还得侍候老

    公」。螺丝俊根本没在听,「啊!好深…好深…钱还你,我不要了…啊…唔唔…

    你怎都讲不听啦…」。

    坚挺双乳上下晃动,优美的乳浪涌动。暗地里使出阴功,我就不信你不射。

    「天呀,你体内有螺旋机,感觉真爽!我快要射了…你再忍一下…」

    「可以射外面吗?我今儿是排卵期」。

    「不行,我要内射,讲好的,让你包精液回家送老公…」我假装想逃,他挺

    动屁股,奋力往上一挺,硬屌重重撞上穴心,我发出喔哟一声。

    螺丝俊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狂…连我的阴功都跟不上他的节奏。暗叫一声

    苦,这样我会丢的很惨啊。

    几分钟…果然,我从缓缓「啊…嗯」。「啊…嗯」。的呻吟,变成了「啊…

    啊…啊…啊嗯!啊嗯!啊嗯!…」不一会儿,全身痉挛,我又再次高潮了!

    接着,身子一软,整个人瘫软浑身微微颤抖。

    我在高潮中被内射。

    「唔…唔…就说排卵期,还无套中出,你怎都讲不听…」这话也是真的,但

    他不信。

    螺丝俊说:「担心?那你让Audi-AIQ9检查一下?」。

    他去仪表板不知按了什么,推出一个平台,螺丝俊拿起试蕊纸,插到我阴道

    深处采检体,再交给Ai分析。

    不一会儿,萤幕秀出很多英文。螺丝俊看了说很怪,「你的卵巢还没性成熟,

    生理年龄大约在十二岁阶段。算一算,要再三年才会有排卵」。

    「怪不得,我一直不会怀孕。可是我有月经啊?」。

    「有月经代表子宫成熟,却不代表卵巢有定期排卵。这就是生殖医学所称的

    〈消失排卵期〉。

    「你这部车子,它还会什么?」。我想到鞍部那根激凸,打孔真皮排档杆。更

    没想到中国的Ai人工智慧己进步到这样了。

    突然萤幕现出红色闪烁」。有人来了,你看…」车子外头有八组摄影机,只

    要有人车靠近,车外画面就会插播进来,连对话也是。

    离车子约有五十步之遥,田里一个老妇,在问旁边的老头:「那车子晃很久

    了,里面不要脸的女人,很眼熟。想不起来,是谁家的媳妇?」。

    「就谷家的呀!在香港当女警,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谷老婆子很疼这个媳

    妇,谁知二个儿子像流浪狗,我呸」。

    「这事,要告诉谷老太婆吗?」。

    「不要。这媳妇做的够多了,是咱彩虹桥对不起这小妮子」。

    我叫螺丝俊把画面关掉,我不想让这些吵杂,破坏我当下的心情。

    「对了,这车子有网路做现场直播。刚刚你老公来电时吵着要看,电脑已经

    自己随机,将一部份实况传给他了」。

    「晕倒!它怎没问我?我这样回去,可会死人滴!快再传一份到我手机,我

    得看过一遍,老公逼问时,才好回应」。嘻!嘻!画质真的很美,我回香港后,

    一定要拿给老阿伯看。

    「那我这部Audi-AIQ7送给你,只要你让我包养半年?」。

    就做过一次爱,就要送我Audi跑车?

    「喔?不。我自己买。你说Audi-AIQ9现在可以量身预订,明年交车对吧?」。

    心里想,回香港后我要挽着老阿伯的手,一起去看车,我要预订一台Audi-AIQ9。

    因为我们黑吃黑,侵吞了珠宝大盗藏在坑道里,价值五千万港币的赃物。买

    一部Audi-AIQ9,小钱。重点是车买来后,该放那里呢?要放在毕架山花园?还

    是就停在采石山停车场?

    有钱好烦。

    头一次在内地当妓女,竟然在初恋男友的领地接客,…心,好累!

    也留下一个谜,我真的还没性成熟?这朵插在牛粪上的鲜花,真要再等三年

    才会排卵?

    包着男人的精液回卧虹居后,天色已晚。

    谷枫看我一进门迎了上来,一脸猥琐笑着问:「你脸这么红,衣服皱成这样,

    刚刚在别人车上…是怎一回事?」。

    「没啦!就闹你而已」。觉得自己怎么能如此下贱,在公婆家的村子口做这

    种事。而谷枫意然一脸兴奋,直接挑明追问:「小屄被那小公狗肏,爽吗?」。

    我不想正面回答,似真似假含糊说:「晚上,你检查呀」。

    他说:「我现在就想检查」。伸手就挖,我一惊,赶快闪开,他想硬来我把

    两腿一夹,惨了,感觉体内的精液流出来了。

    「别闹啦!晚上再让你检查。你不是说老人家在找我,什么事?」。

    去陪婆婆聊天直到天黑,晚餐在旧堂屋吃,是咘咘煮的,她特地开二瓶红酒

    和我边吃边聊。

    吃饱后,咘咘生的小女儿,已经在谷枫怀里睡着了。我偷偷问:「女儿,你

    帮谁生的?」。咘咘笑着回:「看呗!那…一副幸福样」。我心知肚明,小女娃就

    是咘咘帮谷枫生的。

    谷枫把女儿抱去床上睡,再出来对小叔说:「小弟,难得倪虹回来…」就邀

    大伙到卧虹居一楼客厅续聊。我一看也知,他又想使坏。

    小叔乐了,马上去拿一瓶谷家私酿酒出来。咘咘看到谷家私酿酒,也意会这

    二兄弟的企图,猛对我使眼色。看我苦笑,她说:「你们先,我收拾餐具,洗个

    澡后就过去」。

    明知是针对我,即然回来,看到谷家私酿酒,苦笑的内心还是有打算,卖B

    赚了十万元觉得愧疚谷枫。今晚,就照旧装催情迷药发作,陪他们玩一场吧!

    在卧虹居的一楼客厅。

    我还是装傻,被小叔劝了一大杯谷家私酿酒,心里滴沽咘咘怎还没来。

    酒不醉人,人自醉,头一回在婺源接客,这会儿的我酒足、饭饱、屄也满。

    谷枫有点忍不住了,抱着我就猛亲,可是我没干劲;推说旅途累,咘咘还没

    来,「我先眯一会儿,等咘咘过来就叫我」。其实也没睡意,想到螺丝俊年轻,

    科技新贵、多金,吵着要包养我,谁不晕船?。

    一会儿后,小叔伸手轻摇我:「嫂子!嫂…」他四指在肩,姆指在我乳房上。

    又来这套?看我不理,他问谷枫:「大哥!嫂子今儿怎这么累?」。

    「他顺路送货,还接受螺丝俊私下要求,不知交货时发生了什么事,我正想

    问呢」。

    「那公狗俊魔力真有这么大吗?一定是对大嫂砸钱。我怕是被肏了…」。

    「吃饭时,刚问过。你嫂说:没有,帮螺丝俊弄到手酸,他耐力不错…」

    小叔说:「只用手弄,你信吗?」。

    「就是不信。被那公狗俊载回来,你嫂一脸潮红…衣杉不整,不像话…」。

    我和螺丝俊都在车上,无法脱,才会衣杉不整,回来时谷枫说我像只浪蝶,

    有拿相机拍我。

    谷枫说着,边拿手机给小叔看,「你看…穿成这样…我问,她回说,螺丝俊

    冲动,衣服皱了。问她精斑,推说早有报备,如有怎样,精液该射在你老婆屄里

    了」。

    小叔看了后,说:「从嫂进门表情判断,咱谷家的田应该沦陷,让你当龟公,

    田又给外人耕耘了」。

    连我闭着眼,都听得到谷枫大口喝酒的声音。他又说:

    「谷家的田被占耕,很多年了。只是心里呕,怎连婺源的生意她也接?挣扎,

    一方面乐见其成,一方面心理酸酸的」。

    小叔起哄:「唉!嫂漂亮又骚淫,男人一看就兴致高昂。被不同的屌轮着肏,

    只怕螋子上瘾一去不回头,咱谷家的悲剧,大哥节哀了」。

    「要喂饱她,恐也不容易。我想去入珠一圈,挽救谷家。免得给外人肏完回

    来,就不习惯咱的小兄弟了」。

    「大哥别泄气,畏缩就输一半,今晚咱二兄弟一起轮她,帮你在大嫂面前板

    回面子」。

    对后!有没有被公狗俊肏…看大嫂鲍鱼就知道。开肏前,我先来看看…」。

    那有警察被检查身体的?正要翻脸时,咘咘进来了。

    「喂!你二只弟又对我虹姐怎了?」。睁眼和咘咘对望,我眨眼示意,要她别

    造次。

    客厅泛着五缤缤纷的光,但我没醉,更没有失去意识。想迎合他们玩,还是

    不想戳破那层纱。

    于是我又和往常一样,趁男人手一松我顺着假装疲软,身体一瘫躺倒在地上。

    我是下午被肏到全身瘫软,这会儿没有醉,更没有失去意识。

    看我叫不醒,二兄弟转看洗好澡的咘咘,直穿宽松的连身式睡衣,里面是黑

    色蕾丝乳罩、三角裤,马上露出淫乱本性。

    彩虹桥是景区,白天游客如织,一入夜就还原成宁静的小村子,长夜漫漫没

    什消遣。我不在家时,咘咘几乎都是这样陪二兄弟淫乱度日。

    色不迷人,人自迷,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是情境。

    谷枫见此情景,狼性大发,忘了我,把咘咘迎到自己身旁。问自己女儿,咘

    咘说睡了,他就提议说:「今晚玩换妻,你归我,快来帮我口口吧」。

    咘咘点头,伸手抓谷枫的鸡巴,很熟悉地帮他撸了起来。还边撸边跟小叔说:

    「老公,大伯的鸡巴,没有你的粗,也短了一些。我不许你骂虹姐淫荡」。

    谷枫不服输,说:「才不是。倪虹不仅奶子比你漂亮,屄更比你紧,我才会

    不济事。不信你看…」。

    他说完就要剥我衣服,反被咘咘抓了回去。她说:「大伯,人家帮你吃屌,

    你专心一点。倪虹交给我老公处理啦」。

    我不想回应,也无所谓,这趟回来,本就打算要陪他们玩的。

    这二兄弟开始画分战场,咘咘和谷枫一对在沙发。我装醉,呈大字形的瘫在

    柚木地板上。

    听我喊热,小叔说:「我来帮嫂,先让这一对肉球透透风」。忙着解开我的

    衬衫,把胸罩往上一推,我两个白嫩的乳房一下弹了出来。

    「哇…哦…这二颗水滴奶真是波霸」。小叔发出激动的喘息,猛吞口水。

    「乳头耸立,真完美呀!肌肤白到都能看到细细的血管」。他一手抓一只乳

    房,还忽左忽右舔吃我的乳头。

    「人间美味呀!一含在嘴里可滑了」。他一边吃我乳胸,一边将手伸入我短

    裤里头,手指老往内裤里钻。

    我装酥软无力地躺在地板上,在谷枫面前,任由小叔为所欲为。我依旧装醉,

    偶儿眯眼呆看天花板,时而看谷枫在亵淫咘咘。

    我小脸儿,皱出三条线。

    谷枫一手摸着咘咘的臀部,另一手解她黑色胸罩,再脱去内裤。咘咘看我在

    瞄她,羞到把脸藏起来,不敢看我。

    我也不敢看谷枫,更不敢看小叔。想着天花板上头是主卧室,我的心灵居所。

    而今,一直最爱我的谷枫,竟让我沦落为跨足香港和内地的妓女。

    小叔看老婆被哥哥脱去裤子,二兄弟开始较劲,我在半配合下,被他把短裤

    除去。

    小叔轻轻地抚摸我那一堆草,说:「哇!哥,大嫂穿白色小内裤,他最懂我,

    就爱白蕾丝呀!前面缕空,看。你这金黄色的阴毛,好看呀」。

    小叔看我没意识,肆无忌惮,左手搓揉着乳房,右手顺着大腿曲线往阜丘。

    他似乎有点受不了,说:「哥!我得先肏嫂一回过过瘾」。说完他将我双腿张开,

    跪坐在我两腿之间。

    一手摸着我小屄,把我流出来的黏液往四周涂抹。另一手握鸡巴上下蹭我的

    阴蒂。被这一蹭,我差点呻吟出声。

    谷枫看到这一画面,竟说:「我就爱这味,谷家良田一起耕,爽,太刺激了!

    可你别急着开肏,赶快帮我检查一下…」。

    他话没说完,被咘咘甩了一巴掌,说:「检查?你冯什么。不是想肏我吗?

    想。就给我嘴巴干净一点」。这巴掌喝住二个男人。美色当前,二兄弟对咘咘唯

    唯诺诺,不敢再提螺丝俊的事。

    比谷枫大上很多的鸡巴又硬又烫,在我阴蒂四周和小屄口来回蹭着,我人装

    醉,但身体淫荡,迎合人家的,是我流出来的淫水,让鸡巴湿湿滑滑的。小叔看

    我没意识,很故意,也不进来,一边折磨,还用挑逗的语气问我:「嫂,你醒醒

    …我要将鸡巴插进去了喔?」。

    突然被他发现,我的左大腿内侧又多了一个纹身,那是色色的狐狸精,用色

    很鲜艳,很魅很诱人。

    「哥!你看,大嫂今年多了这个」。

    「噢?我看看…」谷枫才一转身,又被被咘咘甩了一巴掌,骂:「不玩?老

    娘回去睡了」。小强文学网-http://www.335xs.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女警半朵淫花》,方便以后阅读女警半朵淫花警半朵淫花(44)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女警半朵淫花警半朵淫花(44)并对女警半朵淫花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