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污物

【行走的污物】(1)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胯下千万女 本章:【行走的污物】(1)

    行走的污物(重口、黄金)

    作者:胯下千万女(Maiideqiumi)

    29年6月16日

    字数:14681

    (一)被娇妻虐待的龟奴

    「贱货,谁让你鸡巴硬起来的的,想挨鞭子么?」

    一个相貌娇媚,肤色白嫩的女子真端坐在沙发上,光洁的肌肤如琼枝一树,

    栽种在青山绿水之间,尽得天地之精华。

    女子身段婀娜,笑容甜美,称得上国色天香,放眼娱乐圈都是含有的绝世丽

    人,但她说出来的话,实在让人大跌眼镜。

    「对不起。主人……我控制不了……看到您……它就大了……对不起……请

    主人惩罚贱狗吧!」

    我跪在客厅中央,软小的鸡巴微微挺立的,可是那尺度有些不忍直视,连10

    公分都不够,细的就像大拇指一样,没办法,多年来,我的老婆大人对我无情的

    蹂躏让我的鸡巴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

    我天生就喜欢被人虐待,被人羞辱,三年前,我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婆张嘉怡,

    也就是我现在的主人,眼见到她,我就被她的美貌深深迷惑,渴望被她玩弄。

    在我穷追猛打中,她最终跟我走在了一起,在恋爱过程中,我一直压抑着心

    中的想法,直到新婚夜里,我才对主人坦白了我的受虐倾向,她微微错愕,然后

    鄙夷的看着我,说可以试试。

    我记得那时我激动万分,马上跪下来给我朝丝暮想的主人跪下来磕头,可没

    想到得到的是张嘉怡的一个飞脚,硬生生的把我踢翻在地,我没有丝毫的恼火,

    反而浑身酥痒,浴火直冲脑门,我赶紧跪起来,像哈巴狗一样趴在地上,张嘉怡

    厌恶的表情呈现在脸上,她做梦都没想到,一个坐拥上市公司,翩翩公子一样的

    美男子会是这样一个德行。

    张嘉怡又是飞起一脚喘在我的脸上,我承受不住包含怒火的一脚,跌倒在地,

    张嘉怡不容分说,踩着高跟鞋踩在我的下体上。

    我痛的都快哭了,但是硬生生的忍住没去触碰她的美脚,她不停的蹂躏我的

    阴茎,就在我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她放了一个屁,很臭很响的屁,说实话,我

    的大脑直接指挥我的鼻子不听的闻。

    张嘉怡看到我那忍着下体的难受,疯狂吸食空气里浓重屁味的样子气更是不

    打一处来,直接就坐在我的脸上让我好好闻。

    在她坐在我的脸上时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征服快感,张嘉怡发现这样很是

    享受。

    也就是在这一天,我的生活从此变了样子,每天打理一下公司就赶紧回家接

    受张嘉怡的虐待。

    ……

    今天也是,我刚刚去公司回来,立马脱光了跪在地上等待主人的调教。

    张嘉怡披散着乌黑的长发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身穿着一件名贵的Lv黑色

    连衣裙,腿上套着一条黑丝的裤袜。

    虽然张嘉怡坐在沙发上,但是不难看出她高挑的身材,还有丰满的体态。

    她有接近一米七的身高,小肩丰胸,肥臀细腰,腿长细骨,仍谁看一眼都得

    羡慕张嘉怡的身材。

    她的长发大约垂在胸前,睫毛微挑,狭长的眼睛里流露出媚态,小巧的鼻子

    发出轻微的呼吸声,甜美的嘴唇涂上了浓厚的红色口红,看起来有些邪魅,纤纤

    玉指托着尖细白嫩的下巴又看起来有些慵懒。

    就是这样一个多变貌美的女子,让我无法抗拒,我想,谁都抗拒不了这样一

    个女子吧?

    「哼,过来,我的狗儿子」

    张嘉怡的表情变了,变的有些冷厉,眼睛里没了媚态,那眼里的寒意,让我

    兴奋,我知道,主人又要虐待我了。

    「唉,狗儿子,几天没射了,要不要妈妈给你弄出来啊?」

    「要要。妈妈……谢谢妈……」我还没说完,张嘉怡一巴掌就打在我脸上,

    我知道我有说错话了,我也知道老婆不会这么轻易放了我的,果然,在我胡思乱

    想的时候,老婆的另一巴掌就又扇了过来,接着,接二连三的耳光不停的落在我

    的脸上。

    打了十多下张嘉怡才停下来,打完后还吐了一口吐沫在我的脸上。我心想,

    干嘛吐我脸上啊,直接吐我嘴里不就好了,可老婆偏偏就不往我嘴里吐。

    「做儿子的就知道自己先爽吗?不伺候妈妈了?」

    老婆的面容又变的妩媚,嘴角挂着笑容,一边抚摸着我的头发一边说,这动

    作看起来,她更像是在摸狗。

    「伺候。我伺候妈妈……」我舔着笑说道,不用看我的表情我就知道我现在

    的样子有多贱,比起讨主人开心摇尾巴的狗也不为过。

    「这才对嘛,来,钻到妈妈裤裆里闻闻,妈妈的屄一个月都没洗了,臭不臭」

    说着说着老婆就抓起我的头发把我的头塞进她裤裆,一股骚臭迎面向我袭来,

    那味道可以说是臭味滔天,我毫不怀疑,老婆确实一个月都没洗屄了。

    臭归臭,但我还是毫不犹豫琼着鼻子,大口吸气,好像想把这浓重的恶臭都

    吸进肺部。

    以我多年来伺候老婆的经验来看,造成这种味道的主要元素有三种,一种是

    老婆尿完没有擦干净留下的尿骚味,当然,老婆也不会去擦,有我这个人工厕所

    在,那里需要纸?

    还有一种是老婆的淫水味道,老婆的淫水非常多,而且味道很重,我一闻就

    闻出来。

    最后的一种味道就是最浓烈的精液的腥臭味,几乎覆盖了老婆的尿水和淫水

    的味道,当然,这并不是我的精液,可以说,我从来没有对老婆的身体内部射过

    精。

    ……

    实不相瞒,我的老婆出轨了,在结婚两年后我给老婆舔屁眼的时候闻到了男

    人独特的精液味,我不敢相信,结婚后我的鸡巴从来没有在妻子身上任何的地方

    放肆过,我的鸡巴只是妻子的玩物,可是,我的妻子却被人肛交,甚至被那个男

    人射进直肠,而且妻子还不清理干净!

    我极度愤怒,可我不敢声张,我害怕我的所有,我的主人,我的老婆离我而

    去,我只能默默的忍受着,向以往一样,把舌头伸进直肠,把老婆的屁眼清理的

    干干净净,留在老婆直肠深处的精液流在我嘴里的时候,我几乎要抓狂,但我的

    奴性和对老婆的尊敬,把那个男人的精液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第二天,我就派人去查谁和我老婆的联系亲密,我想把那个男人找出来,然

    后狠狠的教训一次,可没想到的是,那个男人先发现了我在找他,他并没有找我

    说什么,只是我回到家的时候发现我的老婆屁股上都是鞭痕,D罩杯的乳房上满

    是黑青,肚子上画着一个停止的符号。

    老婆脸上的泪痕还有干涸,她满脸怨气的看着我,原本美人的美貌被怨毒带

    去,我眼看到后就后悔了,我知道我的老婆生气了,可能要离开我。

    说来可笑,我时间想到的是我赶紧认错乞求张嘉怡原谅,殊不知是张嘉

    怡出的轨。

    在我的哭嚎乞求和承诺放任妻子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后妻子终于答应留下来,

    之后妻子更是变本加厉,常常回家的时候屄里或者屁眼里都带有精液,但是我都

    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用嘴清理干净。

    但是尽管这样,老婆身上时常也会有鞭痕和淤青,我知道,那个变态男人肯

    定在虐待我心爱的老婆,但我不敢提起,我每天只能帮我的主人老婆清理身上的

    污秽。

    就在我上次老婆生日的那天,我原本准备了好多惊喜送给她,但是老婆却向

    人间蒸发一样,电话关机,没了联络,我找了整整一天一夜都没有找到。

    只是第二天,我收到了让我耻辱和血脉喷张的一段小视频,我那个在我面前

    高高在上的老婆如同一只母狗一样跪在一个餐桌上,老婆的白嫩的奶子被绳子绑

    住,因充血变成酱紫色,乳头上还夹着两个老鼠夹,我愤怒到了极点。

    可让我心痛的并不是这些,而是老婆的嫩屄上的毛发被剃成了精光,老婆的

    阴毛这可是我最爱的地方之一,这个混蛋居然给剃了,那时候我杀他的心都有了。

    粉嫩的小屄和粉色屁眼直直的暴露在空气中。

    镜头再转,我看到餐桌上的东西,或者说是食物,我不敢相信,我真的不敢

    相信,我的老婆的头正在对着那堆食物,我的脑子嗡的一声快要炸了,黄色的好

    大一坨堆在一个青色瓷盘中,旁边还有一些黄色的污水,我怀疑那是肠液和稀屎!

    那黄色排泄物上面还有一大股白色的东西,不用多说,那肯定是这个男人的

    精液,而且在这堆排泄物的最上方插着一支蜡烛。

    就在这个画面定格了一小会的时候,我听到了一声「啪」的声音,我能听出

    来那是手掌撞击肉体的声音,老婆被人打了一下屁股,脸上立马露出妩媚的笑容,

    然后把两只手伸到面前,说道「愿我能一生侍奉主人」听到这句话,我的身体如

    造雷击,差点把手机都掉在地上,之后我就听到了男人的大小声,视频拍摄着男

    人的大手抓起蜡烛,我看到了那只火苗熄灭的瞬间,那个变态竟然把带着火光的

    蜡烛插进老婆的屁眼!我听到了老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画面再次变化,这次老婆的舌头已经触碰到了那坨屎上的精液,我细细的看

    着老婆的表情,老婆的表情里没有厌恶,更没有嫌弃,眼睛里只有妩媚,眼睛盯

    着镜头,好像在说,看我看我,我舔的够不够骚,张嘉怡这样的表情和我伺候她

    的时候太像了,一样的贱,一样的骚,张嘉怡的鼻子也在不停的吸食空气里的臭

    味,和我给她舔肛的时候动作几乎一样,我甚至怀疑,这是我教给她的,她现在

    做的是跟我学的!

    张嘉怡就好像一只母狗,伸出舌头不停的卷食盘子里的排泄物,我能看到清

    楚她的动作有多流利,每次都会让舌头上沾染一点屎,然后被吸入口中,舌头在

    出来时,已经没了东西,我被老婆的那种动作深深震惊。

    这绝对不是次了,这绝对不像一个人了,对,这真的不像是一个人,老

    婆的动作,舌头活动的频率和状态,如同一只真正的母狗,我不由的自嘲一笑,

    以前我自诩是狗,可现在看来,真的有些可笑至极。

    我不由的在想,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可以把我的老婆变成这个样子,我非常

    清楚,老婆是怎样一个心高气傲的人,怎么可能屈服一个普通人,我有些羡慕,

    我羡慕张嘉怡遇到一个真正强势的主人。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发布页⒉∪⒉∪⒉∪点¢○㎡

    「大口吃」我次听到这个声音,我觉得,这个声音是从男人胸膛发出的,

    那种雄厚果敢是我不可能发出的,我竟然对这个男人产生了崇拜。

    果然,张嘉怡听到男人的命令,长大嘴巴,一口就把一大坨屎含在嘴里,然

    后开始咀嚼,没错是在咀嚼,我看的清楚,老婆的嘴边都是排泄物,带着满足的

    笑容,把柔软的屎含在嘴里慢慢搅拌咀嚼。

    张嘉怡整整咀嚼了半分钟,然后才慢慢的吞咽下去,我看到老婆的喉咙涌动,

    好像看到了屎从食道流入胃里的路线。

    我真没有想到,老婆竟然能把这么恶心的东西咀嚼了半分钟,我看着都想吐

    的东西,老婆竟然咀嚼。

    好像是很满意老婆的表现,我又听到了两声啪啪的声音,我知道,我每天用

    脸给老婆按摩的屁股又挨揍了。

    可是老婆却发出了两声犬鸣,我知道那是在回应那个男人对她的奖励。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可是这不是结束,因为我紧接着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短信的内容是「不用谢我帮你给你老婆过生日,只需要你好好照顾我的母狗,小

    虫男?」

    充满羞辱的一句话让我生不起丝毫的怒火,也许是怒火早就发泄完了,可留

    下来的却是一种空虚,我的内心极度渴望,和我老婆一样,接受那样的调教,去

    吃那个看起来不是很臭很难吃的屎。

    我带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里,没想到,老婆已经回来了,我看到老婆躺在

    沙发上闭目思神,我还是向以往一样,脱掉衣服跪在客厅中央。

    「过来,把我下面都舔干净」

    老婆仍然躺在沙发上,连看到没看我一眼,就硬生生的对我下了命令,但我

    没有丝毫反抗的意识,听到老婆的话我慢慢的爬向了老婆大人的裤裆。

    张嘉怡冷笑一声,把裙子撩起来,分开双腿,让我不知所措的一幕出现在我

    的眼前。

    只见老婆抬起的屁股上都是排泄物,粘了满满一屁股,我不敢相信,一时之

    间竟然忘了要做的事。

    「快点给我舔」张嘉怡不耐烦的说了一句,声音很是不屑,她料定我会去舔,

    因为我不可能拒绝她的要求,我试着微微琼了琼鼻子,果然,那恶臭一般的屎味

    直涌入我脑门,虽然已经快要干渴,但那恶臭是摸不清的。

    我渐渐的伸出舌头,触碰到老婆的大腿根部,一种呕吐恶心的思绪在我喉咙

    里传出,我原本以为屎和尿一样只是骚一点罢了,可没想到居然这么恶心难以下

    咽。

    我感觉胃里翻江倒海,我已经一天多没吃东西了,可是还是感觉像要吐了一

    样,我在这个时候,时间想到是我老婆竟然可以把这东西吃的这么香甜,我

    再一次对老婆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呕……咳咳咳……」我忍不住了,真的是太恶心了,这和舔屁眼是两回事,

    屁眼上虽然有污秽,但绝对没有这样浓厚的味道。

    「嫌恶心的话就滚,老娘的屎还不愿意让你吃呢,滚一边去,别在老娘裤裆

    里钻着占地方」

    张嘉怡还是没睁开眼,像打发乞丐一样要我滚,我怎么可能滚开,我非常在

    乎老婆,我根本不可能让她离开我,我也根本不可能拒绝我老婆的命令。

    于是我忍着巨臭和胃里的翻滚,再一次伸出舌头舔向张嘉怡沾满屎的屁股。

    没舔一下我都觉得像是一个世纪那么长,我从未感觉到如此屈辱,我不敢相

    信我竟然会做这样的事情,但是也是这样的刺激,让我的血液沸腾。

    在我将要帮老婆清理完屁股的时候,我看到了老婆的屁眼蠕动,原本我以为

    老婆是想放屁了,但是我没想到的是,率先出来的竟然是老婆的一坨绿色的稀屎!

    我万万没想到,老婆竟然在我面前,在我双眼的注释下直接拉出了屎,而且

    还是躺在沙发上,大张着腿,好像牲畜一样随意的就拉了出来,那种样子,深深

    的刺激了我,那不就是我一直想要的结果吧吗?把自己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畜生,

    只知道淫浴的畜生,随意让老婆玩弄的宠物!怎么现在老婆变成了这样,自己却

    还保留着可笑的良知?

    荒唐,真的太荒唐了,我心里极度失落,我觉得我对不起老婆,我竟然还对

    老婆保留着人类的羞耻还有对老婆命令的迟疑和懈怠。

    这真是一件糟糕透顶的事情,我绝对不能这样,我要变成一只可以随主人心

    意玩弄的贱狗,而不是一个妨碍主人寻欢的丈夫。

    我再也没有意思的迟疑和懈怠,张嘴把那一小坨稀屎含在嘴里,然后咀嚼了

    一会咽进肚子里。

    这一次,我尝到了老婆屎除了苦涩恶心的其他味道,虽然喉咙很是难受,但

    没有出现呕吐的状况,我伸出舌头,把老婆屁眼里都舔干净才把老婆的裙子盖好。

    自这一次后,我对老婆更是依来顺受,我几乎成了老婆的厕所,我也找到了

    其中的乐趣,老婆和那个男人的联络也变得频繁,而我默不作声,安安心心的服

    侍着老婆大人。

    ……

    我安静的闻着老婆的骚屄,我清楚的记得老婆的生日,也就是明天,我不知

    道那个男人会怎么在我老婆生日这天对待我老婆,但是我想想就觉得鸡巴微涨,

    在他对我老婆一年多的调教来看,他肯定是一个想法独特的男人,我能肯定,我

    老婆一定会被玩的死去活来。

    想到这里,我的鸡巴又一次跳了跳,前列腺液挤出一些,没错,是前列腺液,

    滴落在地板上。

    在这个时候,电话突然想了,我感觉到张嘉怡的大腿突然一紧,把我的头夹

    住了,我满心疑惑,但瞬间,我的神经也是一紧,我猜到了,是哪个人,老婆的

    主人。

    「喂,主人」

    果然,能让老婆紧张的只有一个人,干接起电话,张嘉怡就迫不及待的喊出

    了主人两个字。

    「今天晚上,跪在门口等我,我会去你家给你庆生」

    电话里传出一个厚重的男人声音,那是老婆的主人,我听的清楚,我的身子

    更加紧绷了,来家里?我不敢相信。

    「主人几点来,母狗好好准备……」

    那个男人冷笑了一声就挂了电话,我能感觉到男人对老婆的不屑,也感觉到

    了老婆的神经紧绷还有小穴流出来的白色淫液。

    张嘉怡万分后悔,她竟然问起了主人几点来,这是万万不能的,她几乎肯定,

    今天晚上主人到来后,肯定少不了折磨她的,但是这反而让她的小穴的淫水直流。

    「去给我放水,我要好好洗一澡」

    张嘉怡推开我,就走进卧室了,我知道,她是去选衣服了,见自己的主人,

    怎么能不穿的性感一些呢?

    「是,主人」

    我说完就去浴室给老婆放水了,我家浴室有一个大浴缸,能容纳两人泡澡,

    那是新婚时买的,原本以为……可是我现在只有放水的分,我把水放好后,拿出

    温度计连好水温,又那了些香精和花瓣散在水中,我又给老婆拿出擦拭的毛巾和

    倒好刷牙的温水才恭恭敬敬的跪在旁边等老婆过来沐浴。

    女人挑衣服总是需要很久,我跪了二十分钟老婆才抱着一件紫色丝衣出来,

    没错,只有一件紫色丝袜,是那种除脖子以上全身都包裹的开档丝衣,这件丝衣

    材质极好,也非常性感,突出了女性完美的身体,穿上如同裸体一样。

    张嘉怡把衣服小心的挂在墙角,看得出来,她内心有多激动,她迫不及待的

    跳进浴缸,张嘉怡细细微微的清洗身子,每一寸肌肤都洗的很细心,她是想把完

    美的自己展现给那个男人,不想给他看到一丝瑕疵。

    我就跪在旁边一言不发,默默的等待着张嘉怡洗完身子,其实我的心里比张

    嘉怡更加紧张,我想见一见这个让张嘉怡疯狂的男人,但我又不敢见,我想现在

    逃出去把空间留给他们,但是我又舍不得就这么走了。

    其实我心里很想看看老婆的主人究竟长什么样,做什么事的,或者我只是想

    见见一个给我戴绿帽子的人。

    「今晚上好好服侍我们,他舒服了我就好好玩玩你,他要是不高兴了,那你

    就等着好吧」

    突然,张嘉怡对我说道,我有些不可思议,却又有些意料之中,我知道张嘉

    怡心里怎么想的,她让我留下只不过是想让那个男人的心里更满足一些,没办法,

    没有人会觉得在别人老公面前玩弄别人老婆不刺激吧。

    「是,主人」

    我机械性的回答,因为我的内心很慌乱,我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我一点

    都没有准备,我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方式对待一个给我戴一年多绿帽子的男人,

    更不知道要怎样去面对一个知道我内心深处喜欢受虐的男人,更加羞愧的是,我

    吃了这个男人射在我老婆身体里一年多的精液。

    我没心思注意张嘉怡洗澡,我的内心很慌乱,终于要见面了,我害怕了,老

    婆洗完化好妆后,在老婆的命令下,我跳进浴缸,胡乱的洗了洗就擦了身子爬了

    出去,老婆老老实实的跪在门口,浑身就那件紫色丝衣,不对,还有脖子上的项

    圈表示着她现在的身份,我静静的爬到老婆身后,低着头和老婆一样跪在地上等

    待那个男人的出现。

    我从后面可以清楚的看到老婆的裤裆已经湿了,在灯光的照射下有些水泽,

    我知道,那是老婆兴奋了,我不经在想,真的那么着迷吗?只是等待就让她流出

    这么多水,殊不知我也常常在等待老婆调教时前列腺四溢。

    在漫长的等待中,我的膝盖都快支撑不住了,要知道我是常年跪在冰冷的地

    板上的,我甚至都想坐下来了,可是张嘉怡却纹丝不动,跪的笔直,只是淫水已

    经渗透到了膝盖处,双手背后抱在身后,屁股高翘,奶子更是挺的老高,看起来

    真像是雕像。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发布页⒉∪⒉∪⒉∪点¢○㎡

    就在这个时候,门缩撬动的声音响了起了,原来张嘉怡把钥匙给了那个男人,

    我苦笑一声,赶紧跪直了。

    门开了,进来一个眉清目秀的男人,其貌不扬,长的很平凡,体态修长,个

    子很高,有一米八三,这个男人的特点就是他的眼睛,左眼角有些裂痕,看起来

    有些可怕。

    见到男子进来,张嘉怡立马叩首,道:「母狗欢迎主人回家,请主人尽情玩

    弄母狗」

    我也不在迟疑,跟着把头磕在地上,男人没有要求我之前可以想到的来舔脚

    或者用嘴脱鞋之类的,男人轻笑一声就跑进家里,慢悠悠的坐在茶几上,好像这

    是自己家一样悠闲,完全忽视了跪在地上叩首的两人。

    「我叫刘鹏,互相介绍一下,我们聊聊天」

    「我……我叫田志明。」刘鹏又笑了笑,没有让我们起身,接着说道「别那

    么拘谨,就是聊会天」

    我怎么可能不拘谨,我的老婆主人都被你调教的服服帖帖,我还怎么敢在你

    眼前放肆,我干笑了几声后就没了下音。

    「我总是听我的母狗说起你,说你很听话,确实如此啊」

    我无言以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确实如此?我羞愧难当,被人赤裸的说出

    多年来的耻辱生活让我难以忍受,我默不作声,静静的趴在地上。

    「呵呵,田……田志明是吧。明天是你老婆生日,你没准备了什么礼物吗?」

    「我……什么都没准备。」我如实说道,确实,我丝毫没有想到给张嘉怡准

    备礼物或者惊喜,上一次生日那天我还记忆犹新。

    「怪不得母狗不喜欢你,生日礼物也不准备」

    刘鹏呵呵笑道,我被说的语塞,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也不想回应什么,我

    只想他能快点进入正题,狠狠的虐待我们。

    「算了,看你也不想理我,那就聊天到此结束吧,爬过来」

    刘鹏看我没有聊下去的心思,也就不在扯其他闲天,命令道。

    「是,主人」

    张嘉怡不愧为被调教很久的奴,立马从跪趴的姿势中反应过来,慢慢的爬向

    刘鹏的身边,我也跟着张嘉怡的屁股后面爬到了刘鹏的旁边。

    「说说吧」这让我捉摸不着头脑的话却让张嘉怡呼吸急促。

    「主人,母狗的狗屄里流出了淫水,对不起,主人,母狗发贱了,请主人惩

    罚母狗的狗屄」

    张嘉怡说话的语气都不一样了,娇滴滴的,我知道那是兴奋造成的,脸颊红

    润,眼睛里都是媚态,而且我能感觉到张嘉怡身上发出一种我从来没感觉到的气

    味,让我的鸡巴跳动几下。

    「怎么惩罚母狗呢?田志明同志?」

    刘鹏玩味的问道,我完全没有想到刘鹏竟然会问我这个问题,一时间我不知

    道怎么回答,因为从来都是别人虐待我,我根本不可能去想怎么玩弄别人,所以

    这个问题还是难道了我。

    「你老婆做错事了,你说怎么惩罚都不行吗?舍不得吗?」

    刘鹏的声音越来越高,最后几个问句震的我心中微颤,我看到张嘉怡身子也

    抖了一下,刘鹏的每句话都带有魔力一样,让我心神震动。

    「打她……对不起……」「废物,连句话都说不清楚」

    刘鹏好像有些恼怒,打断了我的话,我抬头看了一眼他,我发现刘鹏的眼角

    开口处竟然变成了血红色!很是狰狞,我心里满是恐惧,这比我老婆的眼睛更冷,

    更可怕。

    张嘉怡身子有些颤抖,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她心里恨

    透了田志明,明明只是几鞭子的事却惹的刘鹏发怒,她暗自打算,等刘鹏走后,

    一定要好好折磨一下田志明,教教他怎么说话。

    「躺地上,把腿分开」

    刘鹏又恢复了原来的表情,平和的说道,但我明白这是暴风雨来时的前奏,

    正想着,老婆已经躺在了地上把腿分开,我瞬间明白,这就是我和老婆的差距,

    一个真正母畜和伪奴的差距,但最可笑的是,我还是这个母畜的便器。

    「啊……」就在我跟着躺下的瞬间,刘鹏飞起一脚踢在了张嘉怡脆弱、光洁、

    娇嫩的阴部,我能感受到刘鹏的力道,因为我清楚的听到了砰的一声皮鞋撞击胯

    骨的声音。

    「啊……啊……我错了……啊……疼……」张嘉怡抱着阴部在地上翻滚,撕

    心裂肺的嚎叫,喉咙都快要喊破了,从喉咙深处发出的惨叫使得张嘉怡的声音有

    些嘶哑,娇美的面容上写满了狰狞,泪水朦胧的媚眼挣的老大,瞳孔跟着睁大,

    脸上的肌肉也扭曲有些变形。

    我知道那种痛苦,我亲自体会过,我想那种痛苦不亚于被剥皮割肉的痛,可

    是原本该心疼老婆遭受暴力虐待的我,身体却起了反应,前列腺射出一股透明的

    液体,洒落在我的校服上,该死的,我怎么会这样,但是,真的好刺激,甚至,

    比虐待我本身还要刺激。

    「求求主人了……母狗错了……啊……您鞭打我……打我的……狗屄……别

    踢了……我受不了……疼死了……」张嘉怡还在哀嚎的乞求,她疼的几乎昏死过

    去,她的泪水和鼻涕混为一谈,都流在她张开哀嚎的嘴巴里,但是她却根本不在

    意,她仍然卑微的乞求着刘鹏,侮辱着自己,如牲畜,如走狗。

    张嘉怡捂着自己的阴部,她能感觉到自己的阴道无时无刻不在流着骚水,侵

    染在她的双手上,但那痛感却去之不尽,没有丝毫消减。

    「很疼吗?」

    刘鹏蹲了下来,抚摸着张嘉怡的俏脸,好像对待恋人一样温柔,如同单看此

    情此景,谁会想刚才这个男人对这个女人如此粗暴无情。

    「对不起……我错了……主人……母狗认错认罚……求主人鞭打母狗的狗屄

    吧……求主人不要让狗屄。脏了主人的皮鞋……」张嘉怡泪眼婆娑,嘴里含着泪

    水和鼻涕乞求道,她再也不想接受同样的一脚了,那种痛她忍受不了,她心中只

    想着刘鹏可以用鞭打来结束对她阴部的蹂躏,那怕用针刺也可以。

    娇美的脸盘因痛楚变得扭曲,亮丽的双眼因充血睁大变得布满血丝,张嘉怡

    的神情无一不在表明哀求,当然,这一切,刘鹏看的比谁都清楚,因为他那带有

    玩味嘲弄的双眼一直都注视着这一切。

    「错了?知错就好,来,扒开你的小穴,我看看有没有伤着」

    刘鹏说道,语气很轻松,好像在说一个与自己不相干的事情。

    张嘉怡照做了,她不可能去思考刘鹏说话的语气或者意思,因为她痛得已经

    没办法去想这些了,或者就算她可以去想她也不愿意去想,因为她的主观意识都

    在告诉她听从刘鹏,讨好刘鹏,张嘉怡的奴性已经根深蒂固,成为自己的主观意

    识。

    「呵呵,还是那么粉,不过有些肿了,应该是我刚才力气太大了,不过没关

    系,还是很美丽的对吧?」

    刘鹏在自言自语,没有人回答他,他也不需要有人回答,因为在场的是那个

    人都不具备和他对话的资格,或者说不配合他对话。

    突然,刘鹏狠狠的掐住张嘉怡的阴蒂,两片指甲相互靠拢交错,那后果是可

    怕的,阴蒂上的小豆都快要被挤出来了,阴蒂瞬间变得紫黑。

    「啊……」张嘉怡一声惨叫应声而出,她知道刘鹏的手段,她已经准备好了

    刘鹏对自己阴部的虐待,可她还是忍受不了痛楚高声呼喊起来,眼泪一瞬间又都

    流了出来,同时,尿水也控制不住的喷射出来。

    刘鹏捏了一下后就立马放开,他知道阴蒂的脆弱,他还不想就这么毁了张嘉

    怡,他只想让张嘉怡体会到撕心裂肺的痛苦,在松开阴蒂后,刘鹏立马用手指帮

    张嘉怡揉捏阴蒂来减轻痛苦。

    张嘉怡的惨叫慢慢变成了呻吟,刘鹏也松开了手指,把沾满张嘉怡尿水的手

    章伸到张嘉怡的带着泪水的俏脸面前,张嘉怡好像早就准备好了一样,抬头就舔,

    等舔干净后还把刘鹏的整只手含在嘴里,把她的嘴巴塞的鼓鼓的,等刘鹏抽出手

    掌后,张嘉怡咳嗽不止。

    刘鹏站起身来对我说过来帮你老婆清理干净,我立马爬到老婆的胯下吸食老

    婆刚才失禁后尿出来的尿液。

    刘鹏也开始解自己的腰带,老婆也直接跪了起来,等刘鹏解开自己腰带的时

    候,老婆就张开嘴巴,这过程他两一句话都没说,我想这应该是培养出来的默契

    吧。

    就在我胡思乱想中,刘鹏的马眼打开,一股比老婆还骚臭的黄色尿水激射在

    老婆口中,老婆拼命的吞咽但是由于刘鹏的尿液非常急,力道非常大,看的出来,

    那种肾功能是常人没有的,老婆根本就吞咽的速度根本就跟不上刘鹏喷射的速度,

    尿液击打在嘴唇上后从下巴流下胸部和滴在我的头上,我感觉到了巨大的羞耻,

    同时我的血色也沸腾,前列腺液又喷射出一股滴在地上挂在软小的龟头上。

    张嘉怡在吞尿的过程中都睁开眼盯着那只巨龙,有二十多厘米长,比婴儿手

    臂还粗,简直比欧美做出来的假阳具都大,龟头处更是好比紫红色大鸡蛋,马眼

    也有半厘米宽,真不敢相信人可以拥有这么大的凶器。

    张嘉怡的眼睛里夹杂着崇拜和爱慕,表情更是喜剧到了极点,就好像一个孩

    子得到糖果奖赏一样的表情,那种欢喜是和我在一起从来没有的。

    但是不得不说这种尿骚臭味却刺激着人的感官,包括我,都想大声呼吸这样

    的空气,那种男人在膀胱积蓄已久的尿骚味。

    我偷偷的吸着空气中浓重的尿骚味,也在不停的吸食滴在地上的两种我爱的

    尿液混合液体,我贪婪的喝着大多人觉得恶心的尿,可是这些肮脏的尿液却如同

    是我的毒液一样让我上瘾。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发布页⒉∪⒉∪⒉∪点¢○㎡

    刘鹏的尿液非常多,尿了足足小半分钟才尿完,尿液沾满张嘉怡的全身,也

    给我洗了一个头,现在,我和我老婆身上都是刘鹏的尿骚味,很臭也很香。

    张嘉怡看到刘鹏的马眼不在喷射尿液,射出舌头把马眼的尿液舔干净后就不

    在动弹,别问为什么不去给刘鹏口交,为什么不都舔一遍,我知道为什么,因为

    刘鹏的鸡巴对于我老婆来说就相当于一件圣器,就好像我认为我老婆的小穴和屁

    眼是我的圣器一样,不可侵犯,主人没有允许是不可以触碰的,那是对主人的亵

    渎,所以无论心里多想,我也不会在老婆不允许的时候碰老婆,老婆也一样,她

    绝对不会随意去碰刘鹏的鸡巴,无论她多想。

    刘鹏拿自己的大鸡吧拍打了两下张嘉怡的脸蛋,那清脆的声响让我深深的知

    道了刘鹏的大鸡吧的硬度,就好像有皮带打耳光一样的有力,一样的强劲。

    我不得不再次佩服起刘鹏,或者说仰慕起刘鹏,心里也更加明白,老婆为什

    么会臣服刘鹏,我觉得换做是谁也抗拒不了这样的一个男人,更不用说淫贱的老

    婆了。

    张嘉怡非常享受那种被刘鹏鸡巴掌掴的感觉,刘鹏的鸡巴是那么的有力,那

    么的坚硬,那么的滚烫,她深深迷恋这种感觉,也非常期盼这种感觉。

    刘鹏一把抓住张嘉怡娇嫩的头发,然后挺着坚挺粗大的鸡巴就刺入了张嘉怡

    的喉咙,没错是刺进去的,刘鹏的鸡巴好像一把军刺一样,从张嘉怡闭合的嘴巴

    直接刺入,张嘉怡眼睛微抬,迷离的看着俯视着她的刘鹏,喉咙被巨大的龟头刺

    入,她没有丝毫的不适,反而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张嘉怡不可能把刘鹏的鸡巴尽根没入,这是没办法的事,因为刘鹏的鸡巴太

    大了,龟头刺入喉咙深处顶住食道也只进去三分之一,还有大半根鸡巴留在外面,

    刘鹏也不介意,就这样顶着张嘉怡的喉咙,让她无法呼吸,没过一会,张嘉怡的

    脸就憋的通红,而且喉咙也传来干呕的声音,口水不停的滴落在硕大的乳房上。

    又憋了一会,刘鹏适时拔出插在喉咙的龟头,刚拔出龟头,张嘉怡就不停的

    咳嗽,粘稠的口水也不停的从嘴角滴落,看起来淫贱极了,还不等张嘉怡呼吸顺

    畅,刘鹏又把龟头刺了进去,反复几次,老婆的口水中带有浅黄色的液体,我知

    道那是肠液。

    玩了一会,刘鹏把鸡巴都拔了出来,张嘉怡终于得到了喘息的空挡,立马大

    口呼吸起来,根本不管嘴角的口水还和刘鹏的龟头连在一起,看起来真的淫荡到

    极点。

    「母狗的喉咙很温暖啊,我的大龟头都想在里面睡觉了」

    刘鹏说道,听到这句话,老婆的表情立马变得害羞和暧昧,这是刘鹏的夸奖,

    老婆有些不好意思,明明是一句很淫荡的话语,老婆竟然觉得是难得的夸奖。

    「来,转过去,扶着你狗老公的屁股撅起狗屁股,主人开发开发你的屁股」

    我立马趴起来狗爬好撅起屁股让老婆的手有个支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

    刘鹏的话下意识就照做,但我知道我现在感觉很刺激,自从刘鹏进来后我的鸡巴

    就没有软过,要知道我的鸡巴就好像一条毛毛虫捏死都不会硬,可见到刘鹏,却

    一直挺立着。

    在我像狗一样趴好后,老婆的双手也扶住我屁股,然后扒开我的屁股,露出

    我的屁眼,大概是我的屁眼太过恶心吧,老婆一口直接吐沫吐在我的屁眼上,另

    一只手松开我的屁眼抓住我的屁股。

    「给你一个选择,肏狗屄还是狗屁眼?」

    刘鹏问道,我听到了刘鹏鸡巴在老婆屄口处搅拌的水声,我真想替老婆说,

    都肏,肏烂,想到这里,我的鸡巴又喷出了一点前列腺液,这次前列腺液都被老

    婆的手掌接住了,我已经猜到了老婆想干嘛了。

    「狗屁眼,狗屄刚才犯错了,不能赏赐她高贵的鸡巴,请主人高贵的鸡巴插

    入母狗的狗屁眼,肏出狗屎,就让母狗给主人舔干净,主人尽情玩弄吧,不要怜

    惜。」

    老婆高声的说道,一边撸动的鸡巴,我知道老婆是给我说的,是想羞辱我,

    我被老婆的美手刺激,已经快要撑不住了,在听到这样下贱的话语精关直接松动,

    射了出来。

    「呵呵。知道讨主人开心了」不等老婆回话,刘鹏就直接把那巨大的鸡巴捅

    入了老婆的肛门,听到老婆娇嫩的一声呻吟,我知道,老婆将要兴奋了,而我,

    我也要幸福了。

    老婆一边高声呻吟,一边说着淫荡的浪语,我把脸贴在都是尿液的地上,双

    手环后,把屁股扒开,老婆感受到手上的精液后就把手离开了我的鸡巴,刘鹏好

    像也知道了我们之间的游戏,一把抓住老婆的头发,让老婆造受巨大推力造成前

    倾的身子有了支撑,老婆双手放开了我的屁股,把精液涂抹在我的屁眼上一点就

    把一只手塞进我的屁眼。

    你听的没错,就是一只手,很容易就插了进去,长达三年的调教让我的屁眼

    早就被改造的不成样子,老婆把整只手臂都能插入我的屁眼,而且可以两只手同

    时插入屁眼,老婆有时候也会把脚插进我屁眼。

    我们就保持这样的姿势,刘鹏抓着老婆的头发肏着我的老婆,老婆被我坐着

    拳交,我的半张脸浸泡在尿里。

    大概半小时刘鹏才射出了精液,我再一次对刘鹏的能力有了新的定义,刘鹏

    射完后没有丝毫的气喘,身上也没有虚汗,只是对老婆说把屁眼堵住就来到老婆

    面前,我不用看就知道刘鹏的鸡巴上肯定都是老婆的屎,因为老婆在家两天都没

    有去厕所,在家经常放屁,而且放的屁巨臭,我猜到应该就是等刘鹏来才不去的。

    在刘鹏肏我老婆的时候我就闻到了淡淡的屎味,要不是因为刘鹏的尿味道太

    重,我肯定能闻到空气中弥漫着老婆的屎味。

    在刘鹏的鸡巴伸到老婆的面前时,那种味道清晰可闻,真的太臭了,我敢说

    这是我老婆一年之中拉过最难闻的屎,可我,真的好想尝尝。

    张嘉怡看着沾满黑褐色物质的肉棒时,眼睛里透露出了迷离,眼睛琼着好像

    看到了心爱的东西。

    「我帮主人清理」说完,老婆就一口含住沾满一坨屎的龟头,等吐出来的时

    候,龟头已经变得干净迷人,再也没有一丝污秽,不等其他,老婆伸出舌头开始

    慢条斯理的享用起她隐忍两天产出来的美味。

    老婆的样子真的是太滑稽了,一只手堵着刚被肏过满是精液的屁眼,另一只

    手插在我的屁眼里,抬着头舔着一根屎棍!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词形容我的老婆的

    样子。

    「看来母狗的喜欢吃屎的本性又展露出来了,想不想吃主人的屎啊?」

    等老婆舔完后,刘鹏捧着老婆的下巴说道,老婆的嘴角还残留着吃完饭的

    「残根」,看起来真的恶心极了。

    「谢谢主人,母狗想吃,母狗想吃」

    老婆迫不及待吃屎的样子让我有些厌恶,我不明白为什么因为吃屎会这么快

    乐,但我忘了,我想吃老婆屎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甚至比她的样子还下贱。

    刘鹏笑了笑,左眼的眼角却变得通红,这个样子的刘鹏是可怕的,也是冷酷

    的,刘鹏四处看了看,然后走到餐桌前,而我和我老婆就向两只狗一样,跟着刘

    鹏爬到了餐桌旁,我以为还像那个视频里的一样,刘鹏拉在盘子里,让老婆吃,

    可是我想错了,刘鹏跳上了餐桌,然后蹲下来,犹如在蹲村里的旱厕一样,老婆

    立马明白了刘鹏的用意,立马跪起来用嘴抵住刘鹏乌黑多毛的肛门。

    我正在想我该干什么的时候,刘鹏对我发号时令了「田志明,躺在母狗的屁

    股上,母狗把屎拉在你狗老公脸上,如果掉下来一块,我就撕烂你的屁眼」「是,

    主人」

    张嘉怡满脸兴奋,点头称是,然后蹲下来,等我躺在她屁股下后,立马就松

    开肛门,首先下来的是刘鹏的精液,我看到老婆屁眼上挂着的精液,我激动万分,

    我张大嘴巴,正要吞咽的时候,我的奴性告诉我,这是属于老婆的精液,我没有

    权利支配,于是我就张大嘴巴,让精液都流在我的嘴里,刘鹏的精液真的是太足

    太多了,都是浓白色的精液,接完精液,把我的嘴巴都塞满了,等到最后一滴精

    液滴落进我的嘴巴和我嘴里的精液混为一谈后我立马闭上了嘴巴。

    接着,我清楚的看到老婆黑褐色的大便从肛门里破门而出,很粗,我目测直

    径有将近二厘米,在那一块大便砸在我嘴上的时候,我听到了上空的屁响,我知

    道那不是我老婆的屁,那种力道好像是要把肛门炸裂一样,我的心跟着屁响跳动

    了一下,很可笑吧?

    接着,我闻到了比我老婆还臭的味道,简直没办法形容,那真是恶臭满屋,

    我怀疑走进了猪窝了,我甚至都想呕吐出声。

    刘鹏的屎很干净,黄色的,也不稀,挂在屁眼上还冒着热气,张嘉怡长大嘴

    巴在那根屎下面,深怕那根屎突然断裂掉在地下。

    因为刘鹏有规矩,没有他的命令,接屎的时候张嘉怡是不准触碰到屁眼的,

    就是无意也不行,所以张嘉怡只能等屎断裂,或者刘鹏夹断。

    那根屎拉了有二十公分长,四厘米粗,老婆只能把手也称到下巴上以免掉下

    来。

    终于,那根屎因为承受不了重力应声而断,张嘉怡连忙接住,但是她的小嘴

    才多大,根本接不住,那根屎拉的她满脸都是。

    刘鹏可不管这些,弩动肛门,一边放着臭屁一边拉着屎,好像和平常一样,

    好像对老婆这个便器不存在一样。

    我都快窒息了,一方面是老婆拉出来黑褐色的屎压在了我的鼻子上,一方面

    是刘鹏那可以说是让人窒息的气味。

    真的太臭了,那气味扩散开来,我简直怀疑我家是猪圈了,甚至比猪圈都臭。

    我真没有想到,这个人的屎可以这么臭,但是老婆却如同对待人间美味一样,

    喉咙不停的蠕动,大口吞咽,肛门却在拉着大便。

    张嘉怡就好像苍蝇一样,边吃边拉,而且吃的津津有味,吃的神清气爽,那

    面部表情告诉人们她是在吃美味而不是在吃屎!

    等刘鹏拉完,张嘉怡手上还有一坨屎,刘鹏也不擦,就带着屁眼上的残屎站

    了起来,老婆也把手里的屎往嘴边送,等吃完手上的屎后,老婆马不停蹄的趴在

    我脸上开始脸我脸上的她刚刚拉出来还冒着热气的屎。

    刘鹏很满意老婆的表情,抽出皮带,一把抽在老婆的屁股上,老婆的臀肉跟

    着颤动,舌头却一点点的卷起屎送进嘴里。

    这是他们两个默契,我在想,或许他们经常这样玩,我猜的没错,这是刘鹏

    的规矩,刘鹏每次拉的时候都要老婆大口吞咽,等他拉完就要吃完,不然就会惩

    罚老婆,而老婆在吃屎的时候必须把自己的大便也排出来,如果在刘鹏拉完屎时

    老婆没有吃完刘鹏拉的屎就要把自己的大便舔完,还必须先母狗一样一点点用舌

    头舔,在这过程中,刘鹏就会打老婆的狗屁股。

    老婆就趴在地上高高跷着屁股一边舔我脸上的屎一边承受刘鹏有力的抽打,

    老婆不敢发出声音,因为刘鹏不允许吃屎的时候发出不开心的声音,那样刘鹏会

    很生气,所以老婆只能快速舔我脸上的屎。

    我睁开眼睛,看着老婆的眼睛,老婆也在看我,我看到老婆眼睛里都是满足

    和臣服,我由衷的高兴,因为我爱我的老婆,尽管她爱的是她的主人!


如果您喜欢,请把《行走的污物》,方便以后阅读行走的污物【行走的污物】(1)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行走的污物【行走的污物】(1)并对行走的污物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