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女友一两情悦

纵情女友一两情悦(04)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玄素 本章:纵情女友一两情悦(04)

    作者:玄素

    29/04/11

    杨婷婷的结婚典礼上,酒店二楼的套房里,此时此刻,我正呆愣愣的站在原

    地,双眼直勾勾的死盯着眼前的套间房门,耳边除了犹如击鼓般快速跳动的心跳

    声,一时再也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

    刚刚那声若有似无的呻吟,到底是谁发出来的,是珊然,还是杨婷婷?她又

    为什么会发出那样的声音,难道说,此时的房间里,珊然已经和余伟亮……

    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无论此时的房间里正在发生着什么,至少那道声

    音绝不可能会是珊然发出来的,尤其是在这里,在属于杨婷婷的这场婚礼上,那

    个高雅文静的珊然,她是绝不可能做出这么没有底线的行为的!

    可是……

    如果不是珊然的话,那又会是谁呢?难道真的是杨婷婷不成?要知道,此时

    的新郎可是还在楼下的宴会厅里接待宾客呢,分身乏术的他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

    这里和杨婷婷……

    这么说来,答桉似乎就只有一个了……

    此时此刻,就在眼前这个和我只有一门之隔的套房里,珊然和她的前男友余

    伟亮很可能正在里面……

    呵呵,果然我还是来晚了一步吗?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这实在是有够滑

    稽,有够讽刺的啊!

    回想过去的十年间,无数个夜晚里,我曾多少次幻想着珊然的笑脸,想象着

    当我懦弱的躲在黑夜里独自撸动着下体的时候,不知道会是哪一个幸运的男人正

    压在珊然的身上肆意冲击,尽情挥洒着汗水,然而就在这一刻,我终于知道了那

    个幸运儿的身份,甚至是“有幸”即将在现场亲耳听到一切……

    老天爷,你这是故意在耍我吗!?

    心中的不甘、苦闷、愤恨,这一刻,我多想一脚踹开眼前的这扇房门,怒吼

    着告诉里面正被余伟亮压在身下的王珊然,我他妈的到底有多么爱她,爱她爱到

    死去活来,难以入眠!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的不知廉耻,在闺蜜的婚

    房里再一次投入到前男友的胯下,放浪形骸!!

    可惜的是,我知道自己永远都不可能真的对珊然说出这么恶毒的话,我也没

    有任何资格去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所以……

    不如还是算了吧,都算了吧。

    既然珊然已经做出了她的选择,决定和她的前男友重归于好了,那么永远都

    只能作为一个外人的我,不如还是选择安静的离开吧,或许这才是我早就应该认

    清的事实,毕竟这一辈子,我应该都不可能和珊然有什么进一步的关系了……

    自嘲的苦笑着,此时的我,就好像是终于认识到自己一生中最宝贵的东西终

    将要彻底离自己而去了,而我却连一丝去争取的机会都没有了,只能是不争气的

    想要逃离这里,一秒钟都不想再多待下去。

    抬起头,最后看了一眼面前的房门,无数情绪涌上心头,最后却只能化为一

    个转身,艰难地冲破身后那股莫名的阻力,几近绝望的向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哈哈,是吧,我就说嘛,你肯定还是更喜欢我的大家伙,那小子根本不可

    能满足你嘛!」

    等等,这个声音是……

    还没等我走到门口,身后的套房房间里,一道让我无比熟悉的男人的声音,

    突然大笑着传进了我的耳朵里,瞬间打乱了我原本低落的情绪,阻止了我本就举

    步维艰的脚步。

    怎么可能,这个声音的主人,听上去怎么这么像是……

    「啊……嗯嗯……太深了……慢一点……啊……噢……你这个……坏蛋……

    啊……」

    紧随而来的女人的低声呻吟,似乎是想要彻底击垮我的理智,不肯给我哪怕

    再多一秒冷静的时间。

    下一秒,回过神来的我,虽然心中仍旧充满了震惊,可与此同时,疑惑与愤

    怒几乎同时涌向了我的大脑,让我来不及再去思考什么,情绪激动的回过身,不

    可思议的再一次看向身后套间的房门。

    为什么,为什么刚刚那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这么的耳熟,耳熟到我的脑海里

    几乎在时间就冒出了声音主人的名字!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他的声音怎么可能会从房间里传出来,他怎么可能会

    出现在这里?他不是……

    一时间,数个疑问一起涌进我的大脑,虽然我的心中极力的想要去否定刚刚

    听到的那个声音,可是那个让我熟悉到根本不可能听错的声音,在它传进我耳朵

    里的那一刻,似乎就预示着,今天的我已经不可能轻易地走出这个房间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我完全失去了冷静思考的能力,丝毫没有考虑到我接下

    来的行为可能会带来的后果,以及在我打开房门确认了房间里那个男人的身份后

    可能会对我造成多么严重的打击。

    此时此刻,我的脑海里唯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我要亲眼确认,我必须要亲眼

    确认房间里那个男人的身份!为什么,为什么他的声音会出现在房间里!

    几乎只用了两秒钟不到的时间,刚刚还背对着我差不多有三米远的房门,在

    我情绪激动的做出决定后,转眼间就被我快步走上前去用力握住门把手,在奋力

    转动到底的那一刻,狠狠地向里面推开。

    刹那间,几秒钟前还让我感到无比悲愤,差点逃离的套间房门,此刻终于在

    那道让我倍感熟悉的声音刺激下,完全向我敞开,里面的景象更是彻底呈现在了

    我的眼前……

    充满喜庆装扮的婚房里,正对着房门的双人床上,一个赤身裸体的健壮男人

    此时正背对着门口的方向附身趴在那里,而在他的双肩上,一双涂染着艳红色指

    甲的玉足正架在上面,随着男人身体的耸动而轻轻摆动着,不用猜也知道,此刻

    的两人显然正在房间里进行着人类最原始的活塞运动。

    那么,这对丝毫不顾及今天的日子和场合,躲在这里尽情偷欢的男女,到底

    会是谁呢?

    似乎是为了给我心中的疑惑一个答桉,就在我推开房门后看向里面的时候,

    床上的男人显然也已经听到了门口的动静,在口中发出一道低声咒骂的同时,略

    带慌乱的回过头向着身后看来。

    「我操!」

    随着男人的转身,略显慌张的目光与我四目相对,这一刻,紧紧悬在我胸口

    的心脏,瞬间沉了下去……

    明洋……

    刚刚那道声音的主人,居然真的是他,居然真的就是我最好的兄弟,之前在

    楼下欺骗我说去了洗手间的明洋!

    虽然心中早就通过刚刚的声音有所预料,可是此刻亲眼看到出现在房间里的

    男人居然真的就是明洋,我仍然有些不敢相信发生在自己眼前的这一幕是真的!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此刻出现在房间里的男人会是他,而不是

    珊然的前男友余伟亮,难道说珊然和明洋之间竟然也有这层关系吗!?

    不,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就在我一脸不可思议的站在房间门口,内心之中正进行着激烈的挣扎,然而

    紧握的拳头几乎已经快要忍不住向着面前的明洋挥过去的时候,此时的明洋自然

    也已经看清了推门而入的人是我。

    让我略感意外的是,在看清了我的身份后,明洋不仅没有急着开口对我解释

    什么,反而就连刚刚所表现出来的些许慌张也在瞬间消失不见,反倒是重重的松

    了一口气,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

    随着明洋的起身,一直被他压在身下的那个女人终于也要露出她的庐山真面

    目了,这一刻,我的心脏几乎在一瞬间又被提到了嗓子眼儿,即将亲眼面对珊然

    的紧张与痛心,甚至又一次让我产生了想要转身逃离的念头,然而还没等我来得

    及做出任何行动,下一秒过后,我却不由得愣在了原地。

    「杨……杨婷婷?」

    没错,由于明洋的起身而终于出现在我视线里的女人,居然根本就不是我心

    中一直猜想的珊然,而是今天婚礼的女主角,杨婷婷!?

    「这……这到底是……」

    看着床上正在手忙脚乱的拉过被子盖在自己身上的杨婷婷,我甚至怀疑是不

    是自己的眼睛看花了?

    心中所想与真实情况的巨大反差,使我的满腔怒火在一瞬间化为乌有,彷佛

    几百斤的重压从我的肩头卸下,整个身体都像是虚脱了一般,心中却是一股难以

    言表的轻松,以至于面对眼前这个同样足以让人瞠目结舌的情况,一时之间我竟

    没有感到太多的惊讶,久久的回味在虚惊过后的喜悦当中。

    「呼……你可吓死我了铭磊,我还以为这次死定了呢。」正当我处在巨大的

    情绪反差中没能回过神来的时候,坐在床边的明洋突然对我开口说道,与此同时

    ,他的脸上还露出了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倒是垂吊在他双腿间的那根粗大的肉

    棒,那难道是已经软下去的状态?

    此时,我也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刚刚明洋在看到进门的人是我之后会松了一口

    气了,因为这要是换了除我之外的任何一个人发现他和新娘子正躲在这里偷情的

    话,恐怕这小子的小命儿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不过明洋怎么也不会想到,就

    在我刚刚进门后确认了他的身份时,心中同样连杀了他的心思都有了,好在之后

    我又及时发现了被他压在身下的女人并非是我猜想中的珊然,这才让他幸免于难。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作为今天的新娘子,杨婷婷竟然会在自己的婚礼上

    和明洋勾搭在一起呢?

    几分钟后,我和明洋坐在套房外间的沙发上,杨婷婷则是待在了里间没有出

    来,想来也是,毕竟在自己的婚礼上被我撞破了她和明洋的丑事,作为一个女人

    ,恐怕她这会儿是不好意思出来面对我的吧,即便是她应该了解我和明洋的关系

    有多么牢固。

    「说吧,你们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经过几分钟的时间,此时的我总算已经从刚刚的情绪中渐渐恢复过来,考虑

    到眼前的问题,我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向明洋询问起他和杨婷婷之间的情况。

    「呼,还说呢,我刚刚真是差点被你给吓死了,我可告诉你啊铭磊,如果从

    今以后我就这么不举了的话,你可得对我负责!」

    「去你的吧,就你这小子还能不举了,那我还真是做了件天大的好事,不知

    道因此挽救了多少失足少女呢。」

    地址发布页2u2u2u.com。

    发布页⒉∪⒉∪⒉∪点¢○㎡

    说话间,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此时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条白色内裤的明洋的胯

    间,脑海里不由得回想起刚刚在房间里看到他下身的那一幕,那么粗大的肉棒,

    也难怪明洋能够轻易地征服如此多的女人了。

    「靠!听你这意思,还真是巴不得我赶紧废了呢是吧,亏你还是我最好的兄

    弟呢铭磊,你这家伙到底还有没有点良心啊。」

    「行了吧你,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扯这些没用的,咱们俩到底谁没良心难

    道你小子还不清楚吗?」

    「这个……」

    「好了,别说这些废话了,你还是赶紧给我说说你和杨婷婷之间到底是怎么

    回事吧。」

    考虑到楼下随时都有可能结束的婚宴,这个时候我可没有那么多心思听明洋

    继续瞎扯下去,于是直接打断了他,再次提到了正题。

    听到我再次追问起他和杨婷婷的事情,刚刚还精神头十足的明洋,这会儿倒

    是跟我打起了马虎眼儿,慢悠悠地将身体向后靠在沙发上,含煳其辞起来。

    「我和她啊,还能怎么回事,不就是你刚刚看到的那回事嘛。」

    「少来,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我是在问你怎么会和她勾搭到一起的,而

    且还是在人家的婚礼上。」

    「哎!等等,提出在她婚礼上这么玩的人可不是我,而是她自己,所以这件

    事可不能完全怪在我头上。」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是杨婷婷她自己提出来要在婚礼上跟你……」

    在我被明洋所说的话感到无比惊讶的同时,明洋也很快反应过来,意识到自

    己不小心说漏了嘴,终于是没有办法轻易搪塞过去了。

    「哎呀,好了好了,我还是直接跟你说实话吧。」

    「呵,你早就应该跟我说实话。」

    略带幽怨的白了我一眼,明洋靠坐在沙发上,迟疑了片刻,最后轻轻的叹了

    口气,这才终于在我好奇的目光下讲起了他和杨婷婷之间的过往。

    「唉,其实吧,早在当年初中毕业那会儿,我……我就把杨婷婷给睡了,而

    且还是她的个男人……」

    「什么!我没有听错吧,初中毕业的时候你就把她给睡了?」

    「哎呀,干嘛这么大惊小怪的,铭磊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之前不是也跟你

    说过很多次,初中那会儿我就玩过很多咱们的女同学了,所以杨婷婷她也只不过

    是其中之一而已嘛。」

    话虽然是这样说没错,我也的确是对明洋在上学那时候的风流史有不少了解

    ,甚至也听他在我面前提起过几个女生的名字,可是杨婷婷,说真的这实在是在

    我的意料之外,毕竟当年的杨婷婷也是纯情的很,而且虽说她比不上珊然那么漂

    亮,但也绝对算得上是个美女了,结果现在明洋居然告诉我说他早在当年上学的

    时候就把杨婷婷给睡了,这着实让我有些不敢相信。

    「我的天,话是这么说,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会这么禽兽啊,居然连杨

    婷婷的次都给骗到手了。」

    「嘿,不是,我怎么就禽兽了,那不是……」

    「那后来呢,既然她把自己的次都给你了,怎么我从来都没有听你说起

    过你们有在一起啊?」没有给明洋狡辩的机会,我继续好奇地追问道。

    「对啊,因为我们压根就没在一起过啊,就是毕业那年夏天睡过几次,用现

    在的话说,应该算是炮友吧,后来上了高中我们联系的也就少了,再后来我就去

    当兵了,这几年也就一直没再联系过了。」

    「不是吧,那个时候你们居然就懂得找炮友了?真是厉害,那照这么说来,

    你们今天这个情况又是怎么回事?」

    「呃……今天啊,这不是通过上次的校友聚会我和她又联系上了吗,所以最

    近几天我们一直都在约,今天的主意也是她主动提出来的,我也就是觉得挺刺激

    的,所以就陪她玩玩嘛。」

    听完明洋的全部解释,虽然存在我心中的疑惑差不多全都解开了,可是因而

    得知的明洋和杨婷婷之间的这段“炮友史”,不禁让我感到惊讶万分,尤其是发

    生在今天这场婚礼上的闹剧,居然还是作为新娘子的杨婷婷本人亲自提出来的?

    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虽然心中有些难以置信,但是看着明洋难得表现出来的还算认真的表情,我

    也确信他刚刚所说的应该都是真的,况且都这个情况了,他也没有必要对我撒谎

    ,只是这一切对我来说还真是个不小的冲击。

    继续追问了明洋一些细节问题,几分钟后,我终于重重的向后靠坐在沙发上

    ,心中除了惊讶之外,同时也得出了一个结论:无论是明洋还是杨婷婷,这两个

    家伙谁都不是盏省油的灯!

    「唉,我也真是服了你们了,你们俩这应该也算得上是臭味相投了吧,至少

    都应该称得上是变态了。」

    「嘿,这叫什么话,我们这可不叫变态,我们只不过是在短暂的人生里及时

    行乐,积极的去追寻内心深处的欲望而已,哪像你小子,明明心里喜欢人家喜欢

    的要死,表面上还要装的那么澹定,累不累啊你。」

    「得了吧,如果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像你们这样及时行乐的话,世界早就

    乱套了,我对珊然那可是最纯粹的爱,跟你们这种不一……」

    等等,珊然……对了,珊然!

    可恶,刚刚没能在房间里找到珊然,结果阴差阳错的撞破了明洋和杨婷婷的

    事,害的我这会儿都差点忘记自己上楼来到底是要干嘛的了!

    「哈哈,难道你以为现在的世界还没有乱套吗,这个世界早就乱套了好嘛。」明洋还没有察觉到我的异样,依然在自顾自的说着。

    「等一下,明洋,珊然呢,珊然她怎么没在房间里?」

    「嗯?什么,什么珊然?」被我突如其来的问题搞得一愣,明洋一时还没有

    反应过来。

    「我是问你珊然她人去哪了,之前不是她送杨婷婷上楼来的吗,怎么这会儿

    她没在这里?」

    「啊,你是说王珊然啊,哦,这我也不太清楚,我上来的时候她就没在房间

    里啊,本来我还担心要怎么把她给支走呢,结果上来之后就看到杨婷婷一个人在

    房间门口等我了,然后我们就……」

    听明洋话里的意思,显然杨婷婷之前应该是故意装醉了,为的就是找机会和

    明洋躲在这里偷情,不过在这期间珊然到底是去哪里了呢?难道说她把杨婷婷送

    到房间之后就又下楼去了?不太可能啊,至少我之前在婚宴现场的时候还一直没

    看到珊然回去的身影,而通往二楼的楼梯口又在酒店大厅旁边,所以如果珊然下

    楼的话,至少后来我一直坐在大厅里也是会看到她的啊。

    「不过说起来,铭磊你是怎么进来房间的啊,里面的房门我倒确实是忘记上

    锁了,可是外面的房门,没有房卡应该是进不来的吧?」

    「当时房门没有完全关上,被一只拖鞋挡住了,所以我就直接推门进来了。」

    「啊,我靠!果然当时太他妈的激动了,我说给杨婷婷换上高跟鞋的时候她

    的脚上怎么少了一只拖鞋,原来是被我从门口抱起来的时候就掉了,唉,真他妈

    的万幸,这当时要是换了其他人上来我今天可就真的死定了,万幸啊万幸。」

    这个时候我压根没有心思去听明洋在那里啰嗦,满心急切地胡乱猜想着珊然

    的去向,然而根本毫无头绪,心底渐渐的升起一股莫名的烦躁感。

    「咔嚓。」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轻微的开门声突然响起,我和明洋同时一阵心惊,下意

    识地一齐抬头向门口的方向看去,结果却发现外面的房门并没有被人打开的迹象。

    「那个,明洋,你们俩聊完了吗?」

    循着声音转过头,原来只是虚惊一场,发出声音的房门并不是外面的那一扇

    ,而是里间的杨婷婷突然打开房门探出了脑袋。

    「啊,聊完了聊完了,怎么了婷婷?」同样反应过来的明洋,听到杨婷婷的

    声音后一边回应着一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那你可不可以先进来一下,我有事要跟你说。」

    杨婷婷似乎还是不太好意思面对我,从声音里都可以听得出她此时的娇羞,

    这倒是与之前聚会的那天她给我留下的古灵精怪的印象有些差距。

    「啊,这个……」听到杨婷婷的要求,明洋在沉吟的同时,转头把目光看向

    了我。

    「咳咳,你看我干嘛,反正我可不会待在这里给你们把风,我还是先去楼下

    大厅等你了。」说着我便站起身来,向着门口走去,其实心中是想要赶紧出门去

    寻找一下珊然。

    走到门口的时候,刚好明洋也已经走到了杨婷婷的身前,正准备进去,这时

    我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回过头看向两人的方向。

    「对了,那个……杨婷婷,不好意思,我想跟你问一下,你知道珊然去哪了

    吗?」

    仔细想来,我还真是差点忘记了,恐怕目前最应该知道珊然去向的,应该就

    只有杨婷婷了吧?正当我在心里这样想的时候,杨婷婷接下来的反应,却不由得

    让我感到一阵失望。

    「你说珊然?难道她没有在楼下吗?」对于我的问题,此刻依然只是探出了

    上半身看向我的杨婷婷一脸的茫然,显然是同样不知道珊然的去向,但我依然不

    肯死心。

    「应该没有吧,她刚刚不是和你一起上楼来了吗?」

    「哦,是呀,不过我们上来之后没多久就听到外面有人敲门,然后她就出去

    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再回来,所以我还以为她已经去楼下了呢,如果楼下没有

    的话,那我也就不太清楚了。」

    「那你知道当时是谁在外面敲的门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那个时候我在里面的床上躺着,而且还有点喝醉了…

    …」说到后面,杨婷婷的脸色又是微微一红,我的心里也是突然明白过来,大概

    她是不好意思说自己那会儿正在装醉吧。

    最后和明洋打了声招呼,没再继续耽误两人接下来的好事,在他们走进房间

    里的同时,我也走出了房门,重新站在了空荡荡的走廊上。

    既然珊然在明洋进门之前就已经离开了,那她到底是去哪里了呢?难道真的

    就像杨婷婷所说的那样,她又回到楼下去了,只不过是我没有注意到?

    想到这里,我又左右环视了一圈走廊四周,注意到自己此刻所在的位置已经

    十分接近走廊深处了,再向里面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出口了,只剩下几扇紧闭的房

    门,所以应该不存在珊然从别处下楼的可能。

    这么说来,难道真的是我没有在楼下注意到珊然吗,或者说她是去洗手间了

    ,所以我才会没有注意到她?

    一边在心里猜想着,我慢慢迈着脚步,向着走廊尽头的楼梯口方向走去,直

    到我走到走廊尽头,站在二楼的围栏边上看向下面的一楼大厅,偶尔还会有三三

    两两的宾客走过,然而我的心里却充满一股莫名的不安,总觉得珊然她应该就在

    二楼,而没有在楼下。

    会不会是因为我的心里太过在意珊然了,所以反而想得太多了,有些神经敏

    感了呢?

    唉,算了,总之不管怎么样,我想我还是再去楼下找一下吧,说不定珊然这

    会儿其实就在楼下,搞了半天都只不过是我胡思乱想了,她的前男友也压根就没

    再对她有什么企图了呢。

    心里拿定了主意,随即我便抬脚准备下楼,就在这个时候,从我身后背对着

    的走廊尽头的洗手间里,似乎突然发出了一阵极其细微的略带踉跄的高跟鞋踩在

    地面上的声音,准确无误的传进了我的耳朵里,瞬间拨动了我敏感的心弦……


如果您喜欢,请把《纵情女友一两情悦》,方便以后阅读纵情女友一两情悦纵情女友一两情悦(04)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纵情女友一两情悦纵情女友一两情悦(04)并对纵情女友一两情悦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